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德哈]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恋爱假期番外)

Ep.1-Ep.4

Ep.5-Ep.8

Ep.9-Ep.12

Ep.13-Ep.15

Ep.16-Ep.19

Ep.20-Ep.23


以上正文全文。

瞅了一眼发现通贩还有12本,干脆把番外给放出来。

============================================

 

“嘿!Harry!这儿!”

Harry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就听见RonWeasley的大喊。红发的大高个站在人群里,手里傻乎乎地举着一张纸牌。

欢迎回来,Harry和他的……

Ron的手正好挡住了之后的“家庭”。Harry忍不住笑起来,回头朝身后慢悠悠走着的男人喊道:“快点儿,Draco!”

Ron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他索性收起纸牌,抱怨好友:“你就不能让我开心得久一点。”

“不能,Weasley。”DracoMalfoy傲慢地插话,他搭上Harry的肩膀,当着Ron的面给了伴侣一个吻。这让Ron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刚要说什么,大腿上忽然多了一个挂件。

“好久不见,Ron叔叔。”Scorpius仰起头来打招呼,金发从他的毛线帽边缘探出来,在男孩的脸颊边俏皮地打卷。他还用被冻得红彤彤的鼻子还蹭了蹭Ron的卡其裤。

尽管对DracoMalfoy嗤之以鼻,Ron对这个白捡来的大侄子算不上讨厌。他揉着Scorpius的头顶,蹲下身朝他问好。Draco看见自己儿子和Ron关系融洽,眉毛挑得高高的,他想讽刺两句,Harry立刻拉住了他的手。男人懂得他眼里的意思,只得悻悻闭嘴。

 

 “看啊,爸爸!好大的雪!”Scorpius趴在车门上,试图摇下车窗,他爸爸伸手过来把车窗摇了上去:“等我们到家了你可以去后院玩雪,但现在不是时候。”

Draco温柔的嗓音让开车的Ron打了个寒噤,Harry坐在副驾,他看见了这一幕,又不由得笑起来。

如Hermione和他预料的那样,Ron和Draco第一次见到对方就没什么好印象,仿佛两人生来就是死敌。那简直是Harry过得最糟糕的一个新年,眼看着最好的哥们和自己男朋友在餐桌上恶言相向。

好在Draco很快带着Scorpius飞回了LA。没过多久,Hermione的假期也结束了,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陋居,发誓她一定会回来。Harry在机场目睹了两人仿佛生离死别般的告别场景,只觉得辣眼睛。

“别这么看着我,伙计。”Ron肿着眼睛对他说,“Malfoy和他儿子走的时候我都没嘲笑你呢。”

Harr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讪讪地闭嘴开车。

他的连载没过多久就结束了,反响平平,但之后以自己为原型写的小说却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Draco为了捧场甚至还买下版权拍了电影。尽管Harry再三阻止,电影还是如期上映了,而且票房不错。彼时Harry终于下决心离开了英国,选择搬来LA与两个Malfoy住在一起。

“说真的,版权费太贵了。”Harry那天晚上朝Draco抱怨道,金发男人咬着牛排,含糊不清地回应:“再贵也买得起。买你的电影改编权,不就是把钱从左口袋放进了右口袋吗?”

Harry本来还想争辩,但Scorpius旋风一样冲进了厨房打断了两人对话。

在加州的日子无疑是安逸舒适的,Harry分担了一部分家长职责,这让Draco的负担轻了不少,而健康规律的家庭生活也让Harry更能专心写作。

尽管大部分时间Harry都留在美国,他没有卖掉远在伦敦郊区的老房子,还会偶尔带着Draco和Scorpius回来度个假。Scorpius很喜欢英国,但Draco不大开心。大概是因为习惯了四季如春的加州,Draco每次来英国都有些水土不服。

但他愿意为Harry让步,这点让Harry很满意。

他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后排的Scorpius,还有坐在一旁闷闷不乐的Draco。

车在Harry的老房子前停下了。Harry有些庆幸Draco一路上没有找Ron的麻烦,他带着家人与Ron告别,和Draco一起回到了自己久违的家。

家政公司很尽职,房子和他一年前离开时没什么变化。Draco因为时差问题十分疲倦,先上楼补眠去了,Harry则带着Scorpius拜访了Weasley一家。确切地说,是RonWeasley和HermioneGranger Weasley的家。

这也是令Draco不喜欢这座小镇的原因之一。他最得力的属下Hermione回去上班没多久就辞职来了英国,自己开了家公司。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一无是处的酒馆老板”。Harry早在朝夕相处中学会了适当忽视Draco的刻薄言论,但关于Ron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

 

Weasley夫妇的家坐落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沿着小路走上十分钟就是Ron的酒吧。Harry带着一路疯跑的Scorpius敲开大门时,迎面扑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啼哭。

“哦,欢迎!”Hermione尖叫着拥吻他和Scorpius,又急急忙忙地跑进了屋子,“请自便,抱歉,我该给Rose换尿布了!”

Harry只得替Scorpius脱下厚重的外套,带着小男孩进了客厅。Ron在和Hermione结婚后就搬出了父母的房子,最近才有了两人的女儿——RoseWeasley。Harry顺着哭声来到了Rose的婴儿房,Hermione正有条不紊地替小婴儿换尿布。Harry本以为Ron会是更顾家的那个,但看起来他们俩都对小女儿照顾有加。

换好尿布的Rose止住了哭泣,五官尚未长开的小姑娘在妈妈的引导下咯咯笑起来,露出光秃秃的牙床。Scorpius从来没有见过新生儿,他抓着Harry的手,睁大眼睛看着瘦小的女婴。

她妈妈抱起她,哼着歌儿,轻轻拍打着Rose的背部。不一会儿,小姑娘便昏昏欲睡了。Hermione轻柔地把她放回婴儿床,蹑手蹑脚地关上了门。

她长舒一口气,撩开落在脸颊边的碎发。HermioneGranger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Harry很清楚这一点,甚至在她和Ron刚结婚的时候,他还曾担心Ron会受不了她的盛气凌人。但现在,这个气势凌厉的职业女性变得柔和了。她既是商场的女强人,也是位年轻尽职的母亲。

“Ron跟我说Malfoy看起来不大好。”Hermione把茶放在Harry的面前,递给Scorpius的是一杯橙汁,“所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

“他在飞机上没有睡着,一直抱怨服务有多糟糕。”

Hermione显然和他一样了解DracoMalfoy的脾气,看在Scorpius的份上她没有抱怨前上司,转而问起了Harry的近况。离开英国之后Harry放弃了之前杂志社的专栏,因此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小说创作。为了支持Harry的工作,Ron把好友所有出版的小说都买了一遍,Harry看着客厅书架上摆着自己的书,有些不好意思。

Scorpius一开始还乖巧地听着大人们的谈话,但他的心思总忍不住飘向屋外的雪原。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而言,家长里短远不如雪地玩耍来得有意思。

Harry看出了他的走神,也理解小男孩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他叮嘱Scorpius只能在屋外的雪地走动,便放他出去玩了。他在聊天的间隙偶尔朝窗外看一眼,确保小男孩在安全范围之内玩耍。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Hermione便主动聊起了Weasley一家。

“Arthur和Molly还是老样子,每天都为儿子们的婚事操心;Bill娶了个法国姑娘,Molly对她不大满意;Percy最近和市长的女儿订婚了。”Hermione掰着指头数Weasley家兄弟的状况,忽然想起来,“哦对了,Ginny。”

Harry的眉头跳了一下。

“她和Neville取消婚约了。”Harry和Ron都默契地隐瞒了往事,Hermione浑然不知Harry曾经单恋过Ginny,她只知道在自己与Ron结婚前,他最小的妹妹已经订婚了,“是Ginny提出的,Molly为此伤心了很久。她说自己还不想结婚,就离开了这里。”

“她去哪儿了?”

“环游世界,她经常会在ins上发照片,也和家里人保持联系。Luna说她在旅行的时候还会给杂志社供稿呢。”

Harry听着,心里一片平静。他知道Ginny是个不满足于现状的人,而如今她正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像最后一粒尘埃落回了原地,Harry发现自己已经能很坦然地面对过去了。

 

Scorpius不关心屋内大人们的话题,他在Hermione与Ron家门前的雪地上兴奋地打滚。尽管假期的时候Draco和Harry会带他去LA附近滑雪,但比起人工滑雪场,天然的雪地更有吸引力。

因为性格内向,Scorpius并不擅长交朋友,但这不妨碍他自娱自乐。小男孩没用多久就决定堆个雪人,他戴着保暖手套,在雪地上卖力地滚着雪球,眼看雪人的身体做好了,他却举不起上半部分的雪球。

Scorpius摘掉帽子,用带着雪的手套抹了抹满是汗的额头。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朝屋里的Harry求助,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你在堆雪人吗?”

小男孩回头看去,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黑发男孩站在小道上,厚重的围巾上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

Scorpius犹豫地点头。男孩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扯了扯围巾,白色的雾气从嘴角冒出来:“真酷,我能和你一起吗?”

“我需要有人帮我举起这个……”Scorpius小声说道,他指着地上的雪球,不确定地看着黑发男孩。

黑发男孩走了过来,他打量了一下雪球,建议道:“我们可以一起试试。”他伸出手,扶住了雪球的一边。Scorpius连忙站到他对面,伸出手去扶雪球。

黑发男孩数到三,两个孩子一起用力,把半人高的雪球举了起来,朝另一个更大的雪球进发。Scorpius害怕新朋友会嘲笑他力气不大,小脸憋得通红,他用力推着雪球,不小心滑了一跤,把雪球摔了出去。

本就不结实的雪球触到地面,立刻摔成了几瓣。Scorpius和黑发男孩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他看着碎了一地的雪球,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还有力气再堆一个雪球吗?”黑发男孩开口说,“我们可以再试一次。”

Scorpius含着泪的双眼对上黑发男孩的眼睛,他看得出新朋友没有嫌弃他的笨拙。他破涕为笑,用力点头。

“我叫Albus。”黑发男孩先站起来,朝他伸手。

“我叫Scorpius。”

 

没过多久,Scorpius便跑来敲门,他朝Hermione索要一根能做鼻子的胡萝卜,Harry才注意到屋外站了一个新的男孩。Scorpius举着胡萝卜朝他跑去,两人齐心协力把它插进了雪人的脸上。

Harry注视着屋外的男孩们嬉闹,Hermione也回到了客厅。

“那是Gellert家的远方亲戚。”Hermione低声说,“他给这个男孩起名叫Albus。”

这个名字让Harry动容。他的喉结上下抖动,半晌,问:“他还好吗?”

“自从Dumbledore去世以后,Gellert的身体就不大好了。”Hermione叹气,她低下头,摆弄着茶杯:“他搬进了Dumbledore教授的故居,McGonagall教授和她的前夫复合,搬离了这里。那里只剩下他和那个男孩,我曾经提出给他请一个保姆,但他拒绝了。”

“我会抽时间拜访他的。”Harry说。

 

天色渐暗,Harry起身告别了Hermione。他目送着Scorpius与新朋友挥手告别,带着小男孩去了趟超市采购晚餐。

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Scorpius坐在车里打呵欠,到家时已经睡着了。Harry抱着他打开门,看见Draco已经在客厅里看报纸了。

“我以为你忘记家里还有一个丈夫了呢。”Draco摘下眼镜,懒洋洋地起身接过他怀里的儿子,顺便吻了吻他的侧脸。

“你感觉怎么样?”

“好点了。”Draco抱起Scorpius,把小男孩送回了他的房间。再出来时,Harry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了。

“Granger怎么样?”他在从餐桌上偷了一块西芹,又拆了刚买回来的牧场沙拉酱。

“Weasley。”Harry纠正道,金发男人含混地敷衍了一声,他不在乎这种姓氏上的小错误。Harry也拿了根西芹,就着男人的手蘸了点酱汁:“她过得不错。我走的时候Ron刚回来,他说老Weasley夫妇邀请我明天去做客。”

Draco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他狐疑地看了一眼Harry:“GinnyWeasley也在?”

Harry大笑。他暗恋过的女孩在Draco的心里就是一根刺,哪怕结婚两年了Draco还耿耿于怀。

他的避而不答让Draco危机感更重,男人放下手中的沙拉酱,圈住Harry。他本想跟去,又想起那是一家子的Weasley,脸色更难看了。Harry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笑得更开心。

“Ginny不在。”他拍拍Draco的小臂,示意男人放开他。Draco咕哝了两句,抓着Harry不放手。见Harry没有反抗,他得寸进尺地叼住了Harry咬着的半根西芹。

老旧的房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壁炉里的木柴劈啪作响。Draco靠在窗台边,与怀中爱人拥吻。

婚后的两人依旧忙碌,就连难得的假期都多少与Scorpius的假期重叠。并不是说Draco不享受与儿子共处的时光,只是偶尔他也希望能与Harry有一些个人空间。

Harry也同样渴望着Draco。他被Draco吻得有些动情,伸手去扶Draco的后颈,把十指插入男人的金发间摩挲着,他感觉得到Draco握在他腰间的手收紧了。他顺着贴近Draco,感受着男人腰间逐渐坚硬的部位。

两人身体交叠的时候都发出了难耐的呻圜吟。Draco伸出舌尖与他纠缠,交换唾液。他的手已经从Harry的腰间下滑,潜入了男人的毛衣里。他贪婪地在Harry光滑的背上来回抚摸着,汲取着怀中人的温度。Harry的衣服已经成了摆设,宽松的毛衣被推到了胸前,他的腰腹暴露在空气中,因为Draco的抚圜摸而颤抖着。

Draco也好不到哪去,他的羊毛背心已经被Harry扯得乱七八糟,衬衫下摆也掉了出来,扣子则开了一半。Harry的手已经搭在他的皮带上了,随时都能把它解开。

没有人在乎未完成的晚餐。炖牛肉在灶台上“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砧板上还有没切完的卷心菜;拌到一半的蔬菜沙拉上还搁着长夹,而沙拉酱早就被扔在了一旁。

厨房里只剩下两人接吻的声音,还有偶尔泄露唇边的呢喃。

一串脚步声打断了两人的缠绵。

“Daddy,我饿了。”Scorpius揉着眼睛,站在客厅里半梦半醒地对厨房说道。

Harry吓得一把推开了Draco,他回头看向客厅,衣冠不整,眼镜歪斜。Draco被他推到一边,后脑勺结实地撞在了玻璃上。男人痛呼一声,打破了窘迫的场面。

Harry立刻去查看爱人的伤势,还迷糊着的Scorpius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什么好事,他下意识地跑到Draco的身边,跟着Harry的动作看着他爸爸。

两人趁着Scorpius晃神的空当整理好了衣服,Draco连忙安抚小男孩,Harry走向了灶台,把炖好的牛肉端上餐桌。

餐桌上只有小男孩在狼吞虎咽。Draco心不在焉地递给Harry没有拌好的沙拉,两人对上欲圜求不满的眼神,打量着对方惨遭蹂躏的衣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还不明白两位父亲为什么大笑,但填饱咕咕叫的肚子显然更重要。

 

Scorpius吃饱喝足之后稍微精神了点,两人带着他玩了会乐高积木,小家伙就又打起了瞌睡。Harry便陪着Scorpius去洗漱,Draco则留下来清理餐具。

睡前的小男孩特别乖巧,他睁着渴睡的眼睛,看着Harry给他盖上被子。

“今天过得怎么样?”Harry柔声说。

Scorpius咧开嘴笑了:“棒极了。我希望每天都是圣诞假期。”

Harry笑着吻了吻Scorpius的额头,没有破坏小男孩的美好心愿,他的目光扫到了床头的猩红色信封,问:“今年给圣诞老人的信写好了吗?”

Scorpius摇头,他闭眼想了想,问Harry:“你呢,你也要给圣诞老人写信吗?”

“我的愿望都实现了,今年就不需要麻烦圣诞老人了。”Harry笑眯眯地替Scorpius掖好被角,“睡吧,晚安。”

“晚安,Harry。”Scorpius回应道,他看了看门口,“晚安,Daddy。”

“晚安,儿子。”Draco说,他稍微拉开了门,和Harry一起退出了房间。

Scorpius在黑暗中思考着他该给圣诞老人写些什么,混沌的脑海里闪过了新朋友的面容。

Albus。也许我应该许愿要一个长久的好朋友。他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沉入了梦乡。

窗外又落下了鹅毛大雪。昏黄的路灯下,冬夜的寒风卷起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进了Scorpius有着新朋友的梦境;

二楼尽头的主卧里, Draco和Harry还在继续被Scorpius打断的情圜事;

小山坡上的Ron与Hermione的家中,Ron刚哄睡了小女儿,端着温热的夜宵敲开了Hermione的书房;

树林深处的旧居里,年逾古稀的老人举起相框,颤抖的指尖拂过泛黄相片,画中少年的笑容青涩依旧;

每一盏或明或暗的灯光里都有一个或悲或喜的故事。那些甜蜜的、热烈的、温暖的、悲伤的情绪,在这寒冷的冬夜里都化作了明明暗暗的微光,在风雪中旋转,起舞,落在白茫茫的大地上。

人们相聚,别离。呢喃的絮语在寂静的夜里汇成了更古不变的歌。



评论(15)
热度(636)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