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德哈]River Chapter I

标题:River

配对:Draco/Harry

作者:Ara

级别:PG-13

声明:我不拥有Harry Potter中所有的人物。

简介:Harry半夜跟踪Draco,发现了他的阴谋。他没有想到这个阴谋是和自己有关的,而这一次冒险也将两人卷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Chapter I 

    已是深夜。沉沉的睡意笼罩了Hogwarts城堡,巫师们沉浸在睡梦里,甚至连幽灵都藏进了古老的墙壁中,遮起了乳白色的光芒。

    没有人注意到天文塔亮起的微弱蓝光,它时断时续,在晦暗的夜晚如同老坏的灯塔,被遗忘在角落里,似乎连一阵风都能将它吹散。

    “Portimess![1]”

    钟楼上的大钟敲了十二下,Draco Malfoy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抬起了头,他紧握着的魔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魔法射向了地面,幽蓝的光芒没入了斑驳的木地板。

    他咬紧牙关,伸手捡起魔杖。

    他的时间不多了。

    Draco厌恶地丢开手中的尸体,掀起笼子上的黑布。一股吵杂的叫声被释放,伴随着啮齿动物的某种恶臭。他瑟缩了一下,但还是伸手进去抓了一只老鼠。长期的魔药课训练让他能够熟练地处理这些玩意儿,他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它的后颈,小指勾住尾根,将老鼠翻过来。

    那只灰色皮毛的畜生在他的手掌里毫无反抗能力,四肢大张,露出鼓鼓的肚皮。它还来不及尖叫,一个无声无息咒便钻进了它的肚子里。

    他握紧魔杖,仔细回忆着咒语要点。

    专注,想象目的地画面,完美的发音。

    “Portis[1]!”他轻抖手腕,魔法从杖尖流出,轻柔地附在无声挣扎的老鼠身上。蓝光闪过,那只老鼠的头瞬间消失了。

    血液在下一秒迸了出来,Draco堪堪侧头,只有零星血点溅上他的脸。温热的血液瞬间变凉,腥臭味钻进Draco 的鼻孔,令人作呕。

    他甩开手中血淋淋的尸体,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但猩黏的触感还残留在他的脸上,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摸。

    老鼠已经所剩无几了。Draco站起来,将身旁的老鼠尸体踢作一堆,决定今晚就到此为止。他颤抖着施了个粉碎咒,又将地面清理干净,确保缝隙里不留一丝血迹。深秋的寒风钻进他的袍子,冻住他早已发抖的身躯。

    那一瞬间他几乎要放弃这个愚蠢的计划了。可是一旦Potter快乐的面孔从他眼前一闪而过,那股怒火又从他身体深处钻了出来。凭什么Potter能毫发无伤地在Hogwarts放声大笑,他的父亲却因此受到惩罚?

    而Draco更是成为了Slytherin冷落和耻笑的对象,因为黑魔王的回归,也因为Lucius的无能。

    Potter 那张愚蠢无知的脸越发清晰。一股战栗从Draco的尾椎升起,扩散进他的四肢百骸。

    这一切都怪Potter,他应该付出代价。他对自己说道,把最后一丝犹豫和恐惧扼杀在脑海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有勇气去对付Potter。

    Draco颤抖着踢翻了笼子,剩下的老鼠逃了出来,溜进阴暗的角落。一只老鼠忽然消失了,随即那个角落闪过一片衣角。

    Draco几乎以为自己花了眼,但他立刻举起魔杖,冲着空无一物的角落厉声说道:“出来!”

    没有人回应。死寂的天文塔上只有Draco粗重的呼吸声,他的舌头舔过干涩的牙床,抵在牙齿间。镇定,Draco。他在心里说道,扭曲的嘴唇出卖了他的恐惧。Draco开始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小心翼翼地朝那个方向移动了几步。

    那个看不见的怪物藏在黑暗里,仿佛随时会发动攻击。Draco想要退缩了,他的手臂开始发酸,魔杖也在微微发抖。

    一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他就在不久前遇见过某种隐形的物体,在Hogwarts Express上。也是同样的方法,同样的人。他的胸口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混合着恐惧、愤怒、慌乱,和兴奋。

    “出来,Potter。”他轻声说道,“同样的伎俩不可能耍两次。”

    他的声音消散在空气里,带动了一阵扭曲。

    一个乱糟糟的黑色脑袋凭空出现在了那里,接着是睡衣,一根指向Draco的魔杖。Harry Potter站在他面前,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沓旧羊皮纸和那层流动的空气。

    

    Harry知道Malfoy有秘密。他试图说服Ron和Hermione,但Gryffindor冒险小组对此毫无兴趣。没有人在乎一个丧家之犬、胆小的Draco Malfoy能做出大事来。他们更关心考试,Dumbledore会给Harry上什么课,又或者下一次的Quidditch选拔什么时候开始。

    只有Harry知道每一次他看向Malfoy前,都有一股目光令他如芒在背。那股嫉恨的恶意形同诅咒,让Harry无法忽视。

    他知道那应该是Malfoy。他身上一定有Harry需要的东西。某种突破口,某种契机。

    Hermione总是说他不该浪费时间用活点地图搜寻Malfoy的消息,但Harry无法不去想。Malfoy假装无视他,但Harry可以肯定Malfoy在观察他。

    他在伺机下手。

    这个念头像章鱼一样牢牢吸附着他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牵引着Harry的心神。今天的Quidditch训练之后,他在走廊上与Malfoy擦肩而过。那个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在接触到Harry目光的一瞬间移开了视线,但Harry看得很清楚。

    Malfoy在生气,但同时他在害怕。

    Harry的脸上残留着笑意,可他的注意力早已不在同伴身上。他回过头盯着Slytherin男孩的背影,直到Hermione叫住了他。

    “停止这个,Harry。”女巫忧心忡忡地说道,“别去看Malfoy,你有更重要的事。”

    Malfoy一样重要。他在心里反驳道,但理智告诉他别去反驳女孩。

    他将关于Malfoy的念头压了下去,故作正常地去礼堂吃饭,和Hermione、Ron一同回到休息室,完成他的魔法史论文,花了一点时间讨论Dumbledore可能给他上课的内容(只有Ron在兴奋地猜测,Harry只要听Hermione的反驳和哼哼几声就行),回到寝室,躺在柔软的四柱床上。

    然后关于Draco Malfoy的幻觉又出现了。

    他想知道Malfoy在干什么。他曾经在地窖无人的角落里见过疲倦的Malfoy;Malfoy的魔药柜里总有材料不翼而飞;眼下青黑的阴影在Draco苍白的脸上那么明显;他时常处于恐惧和忧虑中,下唇甚至残留着浅浅的牙印。

    那个念头变成了白蚁,钻进Harry的心里,啃食着,让他心圝痒难耐。Hermione的警告早就被抛到脑后,Harry从床上一蹦而起,冲向他的箱子。

    他知道这是错的,但他无法停止。

    他必须知道Malfoy在干什么。

    Harry拿着他的魔杖和活点地图,钻回了厚重的帷幔。一片黑暗中他点亮了活点地图,他的魔杖匆匆划过地窖,在Slytherin休息室里来回扫荡。

    而Draco Malfoy的名字,惊喜地出现在了天文塔。

    啊哈,我就知道。

    Harry得意地跳下床,翻箱倒柜找到他压进箱底的隐形衣,朝天文塔直奔而去。

    可现在,他手里拿着隐形衣和活点地图,不得不站在寒风中与Malfoy对峙。

    “你肮脏的小秘密被人发现了,Malfoy?”他按耐着激动,试图用轻蔑的语气开口。

    “你一无所知。”

    Malfoy阴沉的脸色取圝悦了Harry,他在思考有什么方法能激怒Malfoy。Harry四顾着,打量着狭窄的平台:“让我猜猜你在做什么。从地窖的下水道里抓来几只脏老鼠,只能在黑夜里出洞,躲在阴冷的角落里……享受杀戮的快圝感?”Malfoy的身体抖了一下,但这还不够。

    “不,不是。那是什么呢?我想想,你对咒语不是很熟练,但是你想要它成功。你想用它来做一些事,一些能伤害人的事。”他的话起作用了。Malfoy高挑的身躯看起来摇摇欲坠,他瘦了很多,似乎被某种情绪折磨得几近崩溃。

    Harry知道他接近了,只要再往前一步,这个 Slytherin的伪装就会完全崩塌。他在脑海里搜索着词句,有什么是超过界限的呢?

    “你在策划一桩谋杀。”这句话给了Malfoy最后一击。

    “下地狱吧,Potter!”Malfoy嘶喊道,蠕动的嘴唇扭曲着,他对准了Harry,在他念出某个咒语前,Harry更快地喊了出来。

    “Expelliarmus!”

    他没能成功。咒语发射的时候,Malfoy已经抖得握不住魔杖。红色的魔法击中了高个男孩的胸口,将他推向了天文塔的边缘。

    Malfoy靠着栏杆,四肢因为魔法而剧烈发抖。他的魔杖丢在一旁,在地上滚了几圈,不见了。Harry紧紧抓圝住自己的魔杖,视线锁定Malfoy。

    他要抓圝住Malfoy了。他可以把Malfoy送到Dumbledore面前,向人们证明他对Malfoy的猜测是对的——Malfoy有阴谋。

    “Voldemort给你指派的任务超出了你的能力,是不是?瞧瞧可怜的小Draco,多害怕啊。你的妈妈去哪儿了?你爸爸呢?”Harry恍然大悟,“对啦,你爸爸在Azkaban待着呢。”

    这是最后一根稻草。Malfoy猛然跃起,伸手抓向了Harry。他的爆发太突然,Harry被他撞倒在地,头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趁他还在眩晕的时候,Malfoy已经扼住了他的喉咙。

    “都是你害的,Potter!”他自上而下咆哮着,苍白的脸上青筋毕露。Malfoy的虎口越收越紧,冰凉的手指抠住他温热的皮肤,如同铰链般压迫着他的每一根血管。他的骨头被挤压着,血液无法流动,只觉得整个地板都在旋转。

    他找不到Malfoy在哪,只能胡乱踢打着。混乱中他用魔杖戳了某个地方,Malfoy惨叫着松开了他。

    刺骨的空气灌入他的口腔。Harry翻过身,趴在地上不停咳嗽。喉咙间火圝辣辣的灼烧感让他甚至无法说话,一股腥甜从肺部炸开。他眯着眼看着敌人,Malfoy捂着肋骨,缩成一团。

    他举起魔杖,一步步走向Malfoy。他抓圝住Malfoy的领子,让男孩露出他扭曲的脸。“你不会得逞的,懦夫。”Harry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像被刀刮过一样。

    Malfoy脸色惨白,双眼紧闭,他凌圝乱的金发胡乱贴在脸上,看起来狼狈虚弱。Harry咳笑一声,正要施咒,一股力量袭向了他的腹部。Harry摔倒在地,内脏绞痛在一起。偷袭成功的Malfoy不知从哪找回了魔杖,他骑在Harry的腰上,杖尖抵在了他胸口。

    “你试试看。”他大口喘气,杖尖戳得Harry忍不住蜷缩,但他死敌压在他的身上,使他动弹不得。

    “Carneportus![2]”

    

    Draco没想那么多,他只想立刻把这个该死的Potter送去他该去的地方。脑海里浮现出的这个魔法比Draco之前的试验咒语都来得强大,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两人包裹起来,空气开始旋转,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巨手握住了两个男孩,将他们扔进了失控的绞肉机里。

    强烈的蓝光覆盖了两人交叠的身躯。

    夜风将活点地图吹得哗哗响。泛黄的羊皮纸停在了某一页,天文塔的图案上一片空白。


-TBC-


[1]两者都是Portus(门托斯)的变体

[2]Portus(门托斯)的变体,Carne,拉丁文, the flesh的意思

本文灵感来自Charlie Puth的River

连载,大概一周两更。

挑这个时候发是祝Harry生日快乐~


评论(9)
热度(164)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