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波特宝贝 Ep.3

Episode 3 Slughorn, Dumbledore and Bellatrix


       深夜,巴德莱?巴伯顿村庄的人们都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中。年久失修的路灯站在狭长的街道上,发出令人昏昏欲睡的橙黄色的光。

       一只流浪的短毛猫蹲在路边,似乎在寻找着被人丢弃的食物。它忽然抬起头,警觉地向四周张望。

       空气中传来“噗”的一声,流浪猫跳起来,迅速的窜入了路旁的野草中。

       一个身穿深蓝色袍子的老人蓦然出现在街道中央,他蓄着长到胸前的白胡子,湛蓝色的眼睛藏在半月形的眼镜后面,此时正在黑暗中闪着光芒。

       “你没事吧?”这个古怪的老人忽然低下头,对着身边说道。“这种感觉需要慢慢适应。”

       他身边的空气扭曲起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很快,一只手凭空出现,接着是一个乱蓬蓬的头,另一只手,上半身,然后是两只腿。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孩出现在老人的身边。他揉着耳朵,咕哝着说:“我挺好的,但我好像更喜欢骑着扫帚飞行。”[1]

       “Oh,Harry,你以后会明白幻影移形的重要性的。现在,拿出你的魔杖。”老人笑眯眯的说着,竖起了旅行斗篷的领子:“跟上我,孩子。”

       年轻的男孩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他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跟上了老人,同时将手中的东西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另一只手则伸进上衣内侧的口袋,抽出了一根木棍。

       拐过一个转角,他们路过几座破旧的小屋和一间酒吧,Dumbledore再次开口:“那么你告诉我,Harry,你的伤疤……它一直在疼吗?”

       Harry立刻捂住头上的闪电伤疤,他犹豫了一下,说:“我本来以为它会一直疼下去呢,毕竟Voldemort高调回来了。”

       Dumbledore满意的点点头,用轻快的语调再次说道:“看来他终于意识到你一直能够进入他的思想和情感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了。”

       Harry并没有说话。他在为是否要告诉老人几天前的那个梦而犹豫。在Dumbledore再次提醒Harry向左拐的时候,他还是开了口:“教授。”

       “什么?”

       “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Yes?”

       “Voldemort召唤了我。我看见他表扬了Bellatrix。她似乎又想出了一个计划——针对我的。”Harry试图理清自己的思路,一旦话说了出来,思绪开始在他的脑海里翻腾——这两天来这个梦搅得他几乎不得安宁:“还有Snape——”

       “Snape教授,Harry。”Dumbledore和蔼的提醒他。

      “好吧,Snape教授。我看见他坐在Voldemort的身边。他回到黑暗了。”Harry快速地说着,他看向Dumbledore的眼睛:“教授,你会开除他吗?”

       Dumbledore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亲爱的,有的时候我们不能凭我们看到的表象就判定一个人的好坏。”

       “可是我看见他了!他对着Voldemort献殷勤,他甚至希望能协助Bellatrix来折磨我!”Harry几乎是愤怒的看着Dumbledore,他坚持相信Snape是个叛徒。

       Dumbledore的语调更加悲伤了:“Harry,你了解Severus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Snape?

       油腻腻的老蝙蝠,地窖的蛇王,以取笑Gryffindor和偏心Slytherin为乐,专找Harry麻烦的老男人。Harry在心中说道。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向往黑暗的食死徒。

       “不,Harry。”Dumbledore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缓慢的摇摇头,说道:“我想你还不知道,医疗翼的那些特效魔药是谁调制的,还有谁能在去年Voldemort低调行事的时候给凤凰社传递消息。最重要的,去年是谁通知了他们去魔法部?”

       Harry沉默了。他从没想过这些。他的脑子已经被学校外的蛇脸杂种和学校内的金发霸王占得满满当当。医疗翼几乎是Harry除了寝室外睡过最多次数的地方,而Madam Pomfrey那些口味奇特效果极佳的魔药Harry几乎每年都能品尝不少,可他从来没有想过是谁调制的那些魔药。或许是Pomfrey,但是Hogwarts的魔药大师只有一个。

       而凤凰社……这真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

       Harry觉得嗓子里堵住了一颗苦橄榄:“那,教授,Snape……我是说Snape教授他是?”

       Dumbledore眨了眨眼:“有的时候一些事我们不用说出来,是吗?”

       Harry的喉中发出一声呜咽,他只能同意Dumbledore的话了。他又和Dumbledore并排走了一段路,眼看景色越来越荒凉,他终于开了口。

       “教授?”

      “Harry?”

       “嗯……我们到底在哪儿呢?”

       “迷人的巴德莱?巴伯顿。”

       “我们到这儿来做什么呢?”

       Dumbledore拍拍额头:“啊,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我都记不清最近几年这件事我说过多少遍了,可是没办法,现在我们又短缺一名教师。我们是来劝说我的一名退休的同事重新出来工作,回到Hogwarts的。”[2]

       “新的DADA的教授?”Harry满怀希望的问道。

       Dumbledore微笑着看着他,眼中闪着调皮的光芒:“不,新的魔药教授。他的名字是Horace Slughorn。”

       “Sir,那Snape……Snape教授呢?”

       “哦,我不得不说,虽然Severus在魔药上真的没有人能比肩,但是,Harry,”Dumbledore摇头晃脑的说,“我更要承认的是,在黑魔法防御上,Snape教授比任何人都有说话的资格。”

       Harry觉得自己的胃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他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看来今年唯一的期盼都将化为泡影了。

       Dumbledore饶有兴致的看着Harry脸色的变化,说道:“无论如何,我想你都会喜欢今年的DADA课。Believe it or not,Severus真的很不错,你不会失望的。”他再次向Harry眨眨眼:“我想,我们到了。”

       Harry终于想起来环顾四周。沿着他们走来的那条笔直的小街,一幢坐落在花园里的整洁的小石头房子占据了他的视线。他继续朝前望去,随即屏住了呼吸。

       “噢,天哪。噢,天哪,天哪,天哪。”Dumbledore喃喃地低呼着。

       前门的铰链开了,门歪歪斜斜地悬着。似乎还有液体从地板上蔓延开来。Harry觉得心忽然一沉。

       Dumbledore抽出了他的魔杖,小声对Harry说:“举起你的魔杖,Harry。”

       “Lumos。”Dumbledore魔杖的前段照亮了整齐的小路,Harry终于看清了那些液体是什么。

       黏答答的血。

       “似乎是一场恶斗,Harry。”Dumbledore遗憾的说着,大步走过门厅和走廊。现在他们站在了客厅里。一只老爷钟摔碎在他们脚边,钟面裂了,钟摆躺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像一把被遗弃的宝剑。一架钢琴翻倒在地上,琴键散落在四处。近旁还有一盏摔散的枝形吊灯的碎片在闪闪发光。垫子乱七八糟地扔得到处都是,已经瘪瘪的了,羽毛从裂口处钻了出来。碎玻璃和碎瓷片像粉末一样洒了一地。邓布利多把魔杖举得更高一些,照亮了墙壁,墙纸上溅了许多暗红色的黏糊糊的东西。[3]

       “真是惊心动魄,Harry。我猜他一定进行了难以想象的顽强反抗。”Dumbledore说着,仔细查看留下的那些痕迹。Harry心情有些沉重的看着高溅在墙壁上的血渍,说道:“也许有过一场搏斗,后来——后来他们把他拖走了,是吗,教授?”[4]

       “也许是,也许不是。”Dumbledore看了看身后破碎的钢琴和倒在一旁的扶手椅,说道:“也许他只是使了一个障眼法。”

       “教授?”Harry有些困惑地问道。

       忽然,Dumbledore用尖尖的魔杖前端刺了刺扶手椅。椅子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Horace,捉迷藏的游戏你总是玩不腻,不是吗?”Dumbledore笑咪咪的直起了身子。蓝色直条纹的扶手椅一瞬间变成了一个蜷缩在地上的秃顶老人。

       “Albus,我已经老了!”他泪眼汪汪的控诉道,“经不起你瞎折腾啦!”

       Dumbledore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替他派去身上的灰尘:“不不不,我想我们的老朋友能在如此简短的时间内完成一个恐怖袭击现场的布置足以显现出你的健康了。”

       “那你也别这么扎我,我只穿了这么一件薄薄的睡衣。”Horace Slughorn抱怨道,他摸摸自己唇边两条小胡子,说:“你怎么发现的?”

      “黑魔标记。”Dumbledore指指头顶,“Voldemort和食死徒们要是袭击了这里肯定会留下黑魔标记的。”

       Slughorn白了白脸,Dumbledore不以为然,继续说道:“要我帮你收拾吗?”

       Slughorn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不用了。你们走后我会收拾好的。”

       Dumbledore点点头,不再说话。

       矮小的巫师转了一圈眼睛,视线停在了Harry身上,确切的说,是他刚才撩起头发而没来得及放下它们时露出的伤疤上:“哦,这位是……Harry Potter?”

       Harry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你好,Slughorn教授。”

       Slughorn一瞬间沉下脸。“你以为靠这个就能说服我,是吗?我告诉你,Albus,答案是不行!”

       Dumbledore摊摊手,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Harry陪我来这边只是路过。你知道,我不得不担心他的安危,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Slughorn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然后很快他回复的正常的神色,说道:“那你来这儿的目的?”

       “Oh,Horace。”Dumbledore叹息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卷入这些事情里,可是,你知道你永远避免不了的。”

       Slughorn勉强镇定的说:“我知道,可是你看,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Albus,一个劳碌了一生的老人家有权利得到生命最后的安静。”

       “你可不老,Horace,几分钟内的精彩防御措施让我忍不住想推荐你执教DADA了。”Dumbledore意外的恭维了他:“这些防御是针对我们,还是食死徒们?”

       Slughorn看了Dumbledore半晌,低下头说道:“都有。他们想拉我入伙,但是我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一边说着,肥胖的身子有些颤抖起来:“一年来,我一直行踪不定。待在一个地方从来不超过一个星期。从一处麻瓜住宅搬到另一处麻瓜住宅,可是他们就像该死的苍蝇一样不肯放过我。”

       “Horace,老伙计。”Dumbledore拍拍他的肩:“你没有别的选择,在这里你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Slughorn的视线再次转向了Harry:“我能和你单独谈谈么?”

       Harry有些吃惊。他求助似的看着Dumbledore。

       瘦高的老人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Harry,你可以决定我是否留下。”

       “Sir,please……”

       “单独的。Mr. Potter。求你了。”Slughorn用恳求的眼光看着他。Harry犹豫的点了点头。

       “那么,不介意我参观一下你的屋子,Horace?”Dumbledore礼貌的询问他,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大步走出了客厅。

       Slughorn目送着Dumbledore离开客厅,才将视线转向了Harry:“坐过来,孩子。”他一挥魔杖,变出了两把舒适的椅子。

       Harry慢慢走过去,坐在Slughorn的身边。老人死死的盯住他,眼中有挣扎和狂热:“哦,是的,Mr. Potter。”他以一种混合着恐惧和热切的口吻说着:“是的,很像,很像。”

       “先生,我知道我长得很像我的父亲……”

       “不,我说的是你的母亲,Mr. Potter。你的母亲,Lily Evans。很聪明的一个女巫。 ”Slughorn带着怀念的口气说道:“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巫。我有时候真是惋惜为什么她不在我的学院,你知道,Slytherin总是那么聪明。”

       Harry想辩解,但是他忍住了。他隐约猜到Dumbledore教授要他做的事情——说服Slughorn回到Hogwarts。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我承认这一点,先生。但是并不是所有聪明的巫师都在Slytherin。”

       Slughorn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哦,是的,是的。你用一种敏锐的直觉,孩子,huh?”

       “谢谢你的夸奖,先生。”Harry腼腆的说道:“您真的不打算回到Hogwarts吗?我想,世界上没有比Hogwarts更安全的地方了。”

       Slughorn虚弱的笑了一下。他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孩子,你过来。”他走到客厅的角落,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柜子。在杂乱的客厅里是那么的不起眼。Slughorn走到柜子前,弯腰打开了柜子。

       “这里都是我的得意门生的照片,我想,里面有你母亲的照片。”他和蔼的笑了笑,胖胖的脸上露出局促的表情:“为什么不来挑一张呢?我想你肯定很乐意的。”

       Harry有些失望,但是他安慰自己,毕竟连Dumbledore教授都无法轻易说服的人,怎么会让他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说服呢?

       他顺从地站起来,走到Slughorn的身边。Harry蹲下身,仔细看着那些施了魔法的照片。

       “这都是我以前的学生,都是签名照片。你会看见巴拿巴斯?古费,《预言家日报》的编辑,他总是很有兴趣听我对时局发表见解。还有蜜蜂公爵糖果店的安布罗修?弗鲁姆——每年我过生日时,他都要送我一个礼品篮,因为当年是我把他介绍给了西塞隆?哈基斯,使他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还有后面——你伸长脖子就能看见——是格韦诺格。人们经常奇怪我为什么跟哈比队队员的交情那么好,只要我愿意,就能搞到不花钱的球票!”[5]Slughorn炫耀般快速说着,手指飞速掠过照片上微笑的人们,终于停在了角落里的一张图片上。

       Harry吞了一口口水。

       Lily,他年轻时候的母亲,穿着Gryffindor的校服,带着温暖的笑容站在那里向他招手。

       Harry渴望的叹息了一声。Slughorn像是期待着什么,他指着相框问:“为什么不拿起来看看呢,孩子?”

       “我可以吗,先生?”他目不转睛地盯着Lily,仿佛Lily就在他的面前。

       “Why not,Mr. Potter?”

       Harry伸出了手。

       Slughorn的眼神更加热切了。

       “NO,HAAAAAARRY!!!!”Dumbledore忽然冲进了客厅,他大声说着,举起了魔杖:“Accio Photo!”

       可是已经晚了。Harry的手已经碰触到了相框。几乎是一瞬间,他觉得有个钩子勾住了他的肚脐,猛地向后扯了一下。

       “HAAARRRY!”

       Dumbledore教授再次吼了一声,而Harry已经听不见了。


=======================================

……存档的时候发现,我为什么抄了这么多原著[手动再见]

多放一章发现还是没有少爷……然后我想起来我后面很多都没有少爷,sad

写文去了

评论(3)
热度(112)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