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波特宝贝 Ep.6

Episode 6 Lestrange老宅


      Harry看见自己走过神秘事物司的走廊,他疯狂的奔跑着,身后传来Lucius Malfoy和Bellatrix的脚步声。

      “Potter,你跑不掉了。把预言球给我!”Malfoy的魔杖发射出一道光芒,擦过Harry的手臂。他感到右臂传来一阵刺痛,预言球在他的手里打滑.

     “不,我不会。Impedimento(障碍重重)!”Harry没有回头,他大叫着发射出咒语,Lucius Malfoy只是轻巧的挥开了他的攻击。

     “Potter,Baby,把它给我!”Bellatrix尖声笑着,一道红光射向Harry的脚边,光滑的地板被凿出了一个洞。

     画面忽然被扭曲了。他再次看见Sirius被Avada Kedavra击中了。他英俊的教父脸上还带着胜利的表情,下一面便被推入了那扇门中。

     他又看见自己在校长办公室大吼大叫,砸碎了许多珍贵的银器。Albus Dumbledore平静的看着他,一滴泪水滑入了他长长的胡子里。

     Dumbledore举起了魔杖,他从太阳穴抽出了一些银色的蛛丝般的思维,将他们粘在了冥想盆的底部。

     不,你不能看这个。Harry说道。你不能看这个。

     他看见Trelawney的身影在冥想盆中旋转着,她茫然的开口:“拥有征服黑魔王能量的人走近了……”

     Skip it。他告诉自己,你能做到的,像在Snape面前一样。

     画面再次转换了,他看到自己被Snape推到地窖办公室的石椅上。Snape用空洞的表情看着他,眼中写满了憎恶:“控制它,波特。我是来教你大脑封闭术,不是来看你那些恶心的教父教子重逢画面的。”

     接下来画面翻动的速度快起来。他看到Umbridge微笑着喝茶,他的右手在流血,上面写着我不可以说谎;Umbridge被马人们高高的抛起,她尖声求救,远去的叫声表明她被带入了禁林;大块头的格洛普一拳打向Hagird;秋?张在有求必应室中流着泪吻他……

     他感到浑身再次抽痛了。Harry睁开眼,发现他回到了那个阴暗的审讯室中。Bellatrix正把玩着魔杖,她露出一个不甚满意的假笑。

     “啧。啧。啧。Potter,My Dear Student。看来你没有复习对不对?”她遗憾的说着,魔杖尖端冒出滋滋的火星,“我很不满意,亲爱的,你还需要多加练习。Legilimens。”

     他又跌入了新的画面中。这回是更早些的。他看见Voldemort用魔杖指着他;Cedric目光空洞的倒在草丛里;Wormtail哭泣着砍断了他自己的手臂;Krum在迷宫里凶狠的发动攻击;Snape和Karkaroff在花园里交谈;他在级长浴室里泡着,Moaning Murtle坏笑着向他飘来;Draco Malfoy尖叫着被Mad Moody变成了一只白鼬;Rita Skeeter绿色的羽毛笔飞快的移动。他的父亲和母亲在照片中旋转;Albus Dumbledore抽出了那些思维,将它放入冥想盆中。

     “我说过你不能看这个!”Harry吼了出来。他悬挂在铁链上,前所未有的愤怒冲刷着他的大脑。他精神上是如此亢奋。他用力向前拉扯着镣铐,威胁Bellatrix:“你会付出代价的!”

     Bellatrix有些恼怒的看着他:“我意识到你已经掌握了一些诀窍,恩?要避开那些你和Dumbledore的小秘密?不,我必须知道。Legilimens!”

     他再度被抛进那些耻辱的回忆中。他第一次知道Sirius是背叛他父母的人时有多么绝望;他在黑湖边一个人奋力对抗着一百个摄魂怪;他在暴雨和闪电中穿梭着,和Draco Malfoy相互冲撞;他几乎看到了摄魂怪的嘴巴——那个形状不规则的散发着腐臭的洞;他在小惠金区放出他的牡鹿;他孤零零的坐在审判室的中央,威森迦摩的所有巫师像对待罪犯一样看着他。那些画面又一次回到了Albus的冥想盆前。

     他感觉得到Bellatrix在他的脑袋里兴奋地大叫,他无力阻止。

     Trelawney再次旋转着出现了。她用刺耳的声音说道:“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

     “滚出我的脑袋!”他惊恐地叫着,试图在脑海中营造一个盾牌来抵御那个卑鄙的女人。

     他做到了。他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推拒着Bellatrix的入侵,Harry集中注意力,将那个婊子挤出了他的脑袋。他的大脑像被人捏爆了一样痛苦,但是当他的喘息声再次传入他的耳朵时,Harry感到一阵轻松。他可以抵抗那个荡妇的入侵,他做得到。

     Bellatrix完全愤怒了。她一脚踹向了Harry的膝盖,后者发出了一阵令人心慌的碎裂声:“Practice makes perfect!我该赞扬你吗,你这个婊子养的!”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角那一缕灰发因为她剧烈的运动垂了下来,遮住了她闪耀着疯狂的眼睛。

     “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妈!”Harry回吼过去。

     “我偏要,你这个下贱的杂种!”Bellatrix将头发撩到耳后,她龇牙向Harry发出恐吓:“看来我必须撕碎你的大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信息了。来试试看新咒语?Diffindae Legilimens![1]”

     一道席卷着狂风的咒语击中了他。Harry觉得有两只尖利的爪子分别从他的额头和后脑勺抓住了他的大脑,它们像带着触手一般柔软的缠住Harry大脑的每一个沟壑,然后以钢铁般的力度狠狠的收缩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变成了一个气球,随时会破碎。那些本来完整的记忆开始碎裂,然后反复的纠缠在一起。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些散发着银色柔和光芒的思绪被切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片段,有一根巨大的棍子在他的脑袋疯狂的搅动着,将他们搅拌成了一团糊状的东西。

     剧痛在他的大脑里肆虐,仿佛有无数个铁蒺藜[2]在里面翻搅着,刺激着他所有的神经和思维。他几乎不能思考。只是承受着这些痛苦就令他几乎昏过去。

     一股液体冲上了他的喉咙。他咳出了一口血,那些腥红的热热的血液溅上了Bellatrix的脸。这打断了Bellatrix对他的折磨。Harry的视线很模糊,他只能看见那个女人抹开了鲜血,弯下了腰。

     她在大笑。刺耳的笑声冲击着他的耳膜,让他无法动作。

     “Oh,你受不了了是吗?这是我刚才想出来的一个主意,Potter,你给了我灵感。Dark Lord会感谢你的,这真是个好咒语,对不对?让我们再来一次!尖叫吧,Potter,我是如此的享受!”

     “Diffindae Legilimens!”Bellatrix再次发出那个恶魔般的声音。Harry快要绝望了。他的大脑在求救,但是他做不了任何事情。来不及释放的默立在他的血管里急速地沸腾地流动着,他们像是被加热过度的开水,不停的在Harry的身体冲撞着寻找宣泄口。

     “Bellatrix!”他嘶吼着,调动全身的魔力向那个狂喜的女人射去。魔力从他的眼睛、鼻孔、嘴巴溢出来,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Noooooooo——”Bellatrix痛苦的尖叫着,被爆发的魔力掀了起来,飞过了整间屋子。

     Harry喘息着,觉得全身的肌肉都被挑断了。酸痛蔓延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眼睛甚至有那么一会儿看不见了东西。

     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才抬头看向四周。他的视野意外的变得清晰起来:整个房间就像被龙卷风袭击过一样,没有任何家具是完整的,他们的残片东倒西歪的散落在房间每个角落,帷幔被扯了下来,破碎的布料还在房间里飞舞着,Bellatrix陷在一张沙发中,沙发里破破烂烂的棉花被拆成了棉絮,飘荡在Bellatrix的头发里。

     那个女人呻吟了一声,挣扎着从沙发里站起来。她的一只手臂似乎被摔断了。

     Bellatrix踉跄的走过去,颤抖着用魔杖指着Harry。“意外的惊喜,”她轻声说着,“我没有想到……是的……这很奇妙……但是我想你已经没有能力抵抗了,是不是?”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Harry全身的力气在爆发后流失得很迅速,他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的意识在昏迷的边缘飘荡。

     Bellatrix的魔杖尖滑过Harry的脸颊,Harry只能凭借微弱的感官感觉到Bellatrix的动作:“我已经厌烦对你的审讯了,也许现在杀了你,Lord也不会怪我了,我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你的反抗值得赞赏,Potter,但是我要说,我还是赢了。Avada……”

     “Expelliarmus!(除你武器)”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里响起,Bellatrix被再次甩了出去。

     “Severus Snape!”她在地上蠕动着,视线转向了那个从房门后转出来的身影。Bellatrix狂怒的向他咆哮:“给我杀了Potter!”

     Harry很想用力睁开眼睛看向那个男人,他想要告诉Snape所有的事,求Snape杀了那个女人,哪怕暴露身份也在所不惜。Snape挑起了半边眉毛,他大步走到Bellatrix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卷起一个假笑:“Bellatrix,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Bellatrix趴在地上,她的眼睛快翻到后脑勺去了。鲜血从她身上的每个地方迸溅出来——Harry的魔力在她身上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巨大伤害。她颤抖着吞咽着唾沫,伸手捉住Snape的袍子,狞笑着说:“来吧,Dark Lord最忠诚的仆人,杀了那个男孩。我抓住他了。”

     Snape发出一声虚假的喟叹:“哦,是的,我看见了。Bellatrix,你知道我不能杀了他。”

     “KILL HIM!”Bellatrix揪紧了他的长袍,她顺着他的袍子往上爬,疯狂的抓住他的大腿,用柔和的声音劝说道:“你可以的,Snape,我知道你一直是Lord最有利的后盾……现在是展现你忠诚的时候了,杀了他,杀了那个男孩,我们会赢的。”

     Snape似乎有些被说服了——这个建议听起来是如此诱人,随即,他缓缓开口:“我当然忠诚,Bellatrix,否则Lord不会在你对Potter胡作非为的时候让我去承担更为重要的事……可是,你知道的。那个男孩,是Lord的。”

     “No!KILL HIM, KILL HIM!”Bellatrix疯狂的大叫,她的血染上了Snape的袍子。Bellatrix抓住他的双手,Snape在一瞬间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她将嘴唇贴上了Snape的手背:“杀了他,杀了他……”

     “没有和你谈下去的必要了。”Snape厌恶的甩开了Bellatrix的手,他一脚踢开那个婊子,来到Harry的面前。他略微震惊的看着Harry。这个男孩的双手被残破的镣铐铐住,他屈辱的闭上了双眼,满身鲜血。他几乎不能站立,只能靠摇摇欲坠的镣铐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Snape钳住Harry的下巴,似乎在估量这个男孩的价值。最终,他用冷漠的口吻说道:“我想你几乎已经杀了这个男孩。”

     “最后一击,给他最后一击!”Bellatrix还在尖叫,她在地上翻滚着,鲜血流得到处都是:“来吧,Snape,干掉他,我们会得到Lord的奖赏的!”

     “疯女人,多么愚蠢。”Snape嘲笑她,目光再次转回Harry的身上,他轻声说道:“我想……我的间谍身份还不能暴露。”他对自己试了一个声音伪装咒,开口问道:“Potter,你还醒着吗?”

     Harry的呼吸弱不可闻:他已经没有力气了。Snape满意的点点头,对Bellatrix说道:“我想他昏过去了,Bellatrix,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被一个未成年的小巫师折腾到了这个地步?”

     “魔力暴动。”Bellatrix终于找到了一根木棍,她抓住它站了起来,用梦幻的声音说道:“我用了一个魔咒……Potter给了我灵感……将四分五裂咒和摄神取念结合在一起,多么美妙的主意……我想这个男孩的大脑终于被我破坏了。Lord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了他。”

     Snape抓住Harry下巴的手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他随即用不满的口吻说道:“我对你的鲁莽和无知感到震惊。一个临时发明的魔咒?你僭越了。Lord要的是完整的Harry Potter。或者你以为Lord杀一个白痴会很有趣?”

     “那就现在杀了他!”

     Snape假笑着摇头,他用怜悯的口气对Bellatrix说道:“你让我为难,Bellatrix,也许我们可以让Wormtail来看守他,然后让Lord来决定如何处置Potter,和你。”

     “Wormtail也在这里?”Bellatrix眯起了眼睛。Snape不耐烦的说道:“我不得不说你真是个自大狂妄的蠢女人,单独行动?想独揽功劳是吗,你应该更谨慎一些,如果有人发现了这里,特别是刚才的骚动如果引起了光明面的警觉……”

     Bellatrix没有理会他,她走近了Harry,用力撞开了Snape,扑到Harry的身上:“哦,宝贝,你还是得死。听到了吗?你要去见Lord,Dumbledore不会来救你的。”

     Harry强迫自己开了口,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信任Dumbledore信任的每一个人。”

     Snape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一瞬,他干巴巴的开口道:“令人赞赏的信念,Potter。现在,我去叫Wormtail来,我们应该去找Lord……”

     “Dumbledore!!!”Wormtail的尖叫声忽然回荡在了空中。Bellatrix和Snape同时回过头,看向大门处。Wormtail正在向他们奔来,他丑陋的脸上布满了惊恐:“离开这里!”

     Snape迅速的退后了,他立刻走向了窗户。

     Bellatrix尖叫道:“你这个叛徒!回来战斗!”

     “收起你的叛徒论!”Snape打断她,刻薄的嘲笑他,“你有点脑子也知道我还不能暴露我的间谍身份!我必须离开!你战斗去吧!去打败Dumbledore再带着Potter去见Lord!”

     “你不能丢下我!”Wormtail大吼着,他迅速变身窜到了Snape的脚边,溜进了Snape外套的暗袋中。

     Bellatrix咬咬牙,也走过去恳求道:“带我幻影移形。”

     Snape挑眉,露出一个假笑:“明智的决定。”他拉住Bellatrix的手杖,翻出了窗子。“噗”的一声,两个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Harry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他。他刚才一直处于昏迷的边缘,Wormtail的声音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回来。

     “Harry,Harry。”他听见Dumbledore和蔼的声音环绕著他,一声轻响,禁锢着他的镣铐被打开了。他在滑落的前一秒被一个宽大的怀抱接住了。他感到自己被横抱了起来。

     “你没事了,Harry,我很抱歉我这么晚才来救你。”Dumbledore愧疚的声音像催眠曲一般回荡着,Harry却感到了安心。

     他感觉到Dumbledore抱着他站了起来。一声轻柔的鸣叫响起,Harry微微睁开眼,看到了一抹红色。 “你可以睡一下,Harry,Fawkes会带我们回去的。”Dumbledore轻声说道。

     “教授……门钥匙……”他忽然想了起来,恳求道:“我母亲……照片……”

     “Oh, Harry。”Dumbledore呜咽了。他叹息一声,低声召唤了那个埋藏在某个角落的门钥匙,将它放进了Harry的手中,屈起Harry的手指,使他更好的握紧照片。

     “And you are safe now。”Dumbledore再次安慰了他,“睡一会,孩子。”

     Harry终于放松了神经,他立刻跌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

[1]Diffindae Legilimens=Diffindo + Legilimens 四分五裂加摄神取念,在翻看别人的记忆的同时切碎他的记忆。这个是原创,把o换成了ae[拉丁文的形容词后缀?不知道]

[2]铁蒺藜:一种兵器

下面的朋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大壮除外

评论(4)
热度(98)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