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波特宝贝 Ep.18

Episode 18 如果不思考,你永远得不到答案


     Draco离开Snape的办公室时,感到了深深的疲惫。战争的阴影笼罩了所有人的头顶,Daily Prophet并没有宣布任何消息,但几乎巫师界都相信这是Voldemort的卷土重来。包括Slytherin,整个学校都在讨论着Azkaban罪犯的逃亡。Lucius Malfoy的下落不明让Draco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注目中,无论好的坏的。

     他是在晚餐后被叫到Snape的办公室的。而这次的晚餐是Dumbledore继上次对话后第一次出现,Draco注意到他不同寻常的右手——像是被烤焦的鸟爪。这是一种诅咒的表现。

     Draco回想着Snape与他的对话。作为Slytherin院长Snape无疑是合格的,他一直在暗中关注着Slytherin们的动向,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指导。作为教父,Draco怀疑着Snape。他真的能够在Death Eater中保持着对Malfoy家的信任吗?或者教父的身份更有利Snape替You-know-who监视着这个家庭?

     Snape隐晦的表示他需要知道Narcissa的去向,可是Draco至今都联系不上他的母亲。至于Lucius,Snape只是简单的表示了悲哀——这意味着,他的父亲确实死了。Lucius没有回到Death Eater的队伍中,他还能去哪儿呢?家族的转换其实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死亡带走了他的父亲,他的母亲还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生死未卜,除了Draco还在Hogwarts得到庇护,没有任何好的变化。Nott的挑衅甚至更加严重了。那个蠢货不止一次强调他的使命——好像他能完成似的。Draco冷笑一声。

     他看了看怀表:快接近他与Harry约定的时间了。Draco收起了思绪,向他的卧室走去。他需要一个幻身咒和迷惑咒,良好的伪装。

     “Malfoy。”Nott叫住了他。Draco不耐烦地回头。那个男孩紧张的神色在他与Draco视线相交的一刹那变得趾高气扬,他快步向Draco走来:“Draco Malfoy。我有事需要和你谈谈。”

     “等不及下一个恶咒了吗?”Draco出言讽刺道。Nott的脸色苍白了一些,显然他还记得上一次的报复。“看来印象深刻,我以为你会吸取教训。”Draco抬脚又要离去,黑发的Slytherin立刻抓住了他的手。

     Draco立刻甩开了他,高声叫道:“你想干什么,Nott?”

     “Come。”Nott冷硬的说道,他掏出了魔杖指着Draco:“否则我会告诉所有人你和Harry Potter有多要好。你不想惹事,是吗?”

     Draco抿紧了嘴巴。他打量着眼前的人,半晌,Draco开了口:“你要到我去哪儿?”

     Nott并没有将他带走多远,事实上,他慌乱的选择了一个废弃的教室,催促Draco进去。当Nott小心的施了一个锁门咒并转过身来时,Draco已经抱臂等他了。“我没有多少时间,Nott。”他首先开口。

     新的Slytherin领头人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他看起来像在挣扎,最终,Nott开口道:“你必须帮助我。”

     “Excuse me?”Draco挑起了眉毛。“恐怕我不能提供什么帮助。”他大致猜到了Nott想说什么:“如果你的记忆够好,我现在处于悲惨的孤独状态。”

     Nott抓乱了他的头发,他咂了砸嘴,说道:“随你怎么说,Malfoy。你得给我弄到一些带有诅咒的礼物,死亡诅咒的。”

     这是You-know-who给他的任务?Draco思考到。没有人会随意要求这种东西。他简单的开口道,“我们进来时都经过了检查,没有任何黑魔法物品能够带进Hogwarts。”

     “不,你可以。”Nott的眼睛亮了起来。“我想你听到了,我说没有……”Draco再次重复道,但这被Nott打断了。“你可以借着外出的名义回家拿。”Nott狂热的表情引起了Draco的警觉:“你到底想说什么?”

     Nott开始在他的面前来回踱步。“是的,你可以……没错,就是这样……”男孩疯狂的举动让Draco拿出了他的魔杖。“Theodore Nott!”他大声叫着男孩的名字,问道:“你想干什么?”

     “去申请离校,Malfoy。”Nott转过身来,朝他扑过去,双手抓住了Draco的手臂:“你必须帮我搞到一些收藏品,你家的收藏绝对会有!”

     “就算有,我也不可能冒险将它们带到Hogwarts,而且你家的收藏不会比任何人的少。”Draco挣脱了他,用魔杖指着Nott和他保持距离:“理智点,Nott。”

     “告诉Snape你需要回家!”Nott疯狂的叫道:“我向Snape申请过但是没用!你是他的教子,你有这个特权!”

     Draco确定Nott现在在崩溃,他似乎被某些压力给压垮了。Draco小心的和他转着圈,朝教室门口移动:“我没有借口。”

     Nott的朝他走去,Draco注意到他在颤抖。他在害怕什么。Draco立刻做出了判断。“你有!你有!”男孩还在说着,像是自言自语,他兴奋的说道:“你可以说你要回家给你父亲举行葬礼,你的母亲……哦是的,悲伤过度,重病在床……你需要回家继承财产,多好的理由!”

     “你敢再说一遍!”Draco因为他的不尊重而愤怒了。“我父亲没有死!我母亲也没有生重病!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你这个婊子养的!”

     “我说的是事实。”Nott于崩溃边缘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他恶毒的盯着Draco,说道:“Lord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不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我会告诉Lord你和Potter的小秘密的,将功赎罪如何?我可以建议你把那个小杂种打晕了献给Lord,这样Malfoy家可以重新得到恩宠——”

     “你疯了吗?”Draco惊慌的吼道,Nott向他扑来,他用盔甲咒将那个已经陷入疯狂的男孩弹开了。Draco大步走向Nott,后者正因为咒语的力量躺在一堆桌椅中间呻吟。“我不会帮助你的。”Draco揪住Nott的领子,凶狠的警告他:“不准诅咒我的家人。你再次触碰了我的底线,你这个白痴。尽管拿Potter威胁我吧,你以为会有人相信吗?要是我真的能捉到Potter带给Lord,就轮到你在地狱底下哭泣了。你真的那么渴望被抛弃?”

     这句话让Nott彻底慌乱了:“No!我不会被抛弃!”他在Draco的手中全力挣扎着,Draco控制不住他,Nott手脚并用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不会有机会抓到Potter的。”Nott的脸因为挣扎而泛红,他的头发被汗水浸湿,黏在他的额头上,狼狈的男孩故作镇静地说道:“我会干掉……我会完成我的任务。你等着瞧吧。”

     “我拭目以待。”Draco也站了起来,他对Nott冷笑着,推开男孩走了出去。


     Draco心不在焉的朝有求必应屋走去。Nott透露了些非常有用的信息,他思考着。干掉谁?You-know-who希望谁死掉?不可能是Harry。他执着于亲手杀死小男孩。想到这里Draco不禁打了个冷战,Oh Merlin,那个疯子要杀了他的小男孩!

     无疑是一位教师。没有一个学生会让You-know-who看重,也正是一位强大的成年巫师才会让这个任务变得如此棘手。除此之外,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更加着急于任务的完成。有什么可能让他挫败的事?Hogwarts又有谁有能力使Lord Voldemort感到失败?

     Draco停下了脚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

    “Albus Dumbledore。”他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

     Lord Voldemort希望Nott杀掉的是Dumbledore。

     一大块冰滑进了他的胃。Draco感到全身都在因恐惧而颤抖。杀掉Dumbledore!这就是Lord曾经想要交给他的任务?如果当时他的母亲没有拒绝邀请,这个任务就是他的。如果他们没有转换阵营,现在绝望的就不会是Nott,而是他自己。

     Draco为这个结论感到寒冷。他加快了脚步。他渴望见到Harry,小男孩总能给他带来欢乐,而他需要一些温暖。

     

     Draco刚接近有求必应屋,那个小男孩就在门口等着了。“Draco!”他尖叫一声朝Slytherin扑来。Draco抱住了他,Hogwarts的生活让小男孩看起来健康了不少,Draco将Harry向上托了些。“你可真重。”他亲昵的对小男孩说道。

     “我胖了!”Harry双手搂住Draco的脖子得意洋洋的宣布道,“Hermione说我健壮的像头牛!”Draco眯起了眼睛,他对小男孩的亲密行为感到十分受用。他抱着Harry走进了有求必应屋,Hermione在里面抱胸等着他。“你迟到了。”女巫不耐烦的咂嘴,她看起来十分不满。

     Draco搂紧了他的小男孩,解释道:“被耽误了一些时间。”

     “Anyway,我会在约定的时间接他回去。”Hermione抓起了桌子上的书(看起来她一直在这里做作业),披上隐形衣后绕过他俩走了出去。Draco直到有求必应屋的门关上后才将小男孩带向了壁炉附近的扶手椅上。他要求了一杯伯爵茶,给Harry要了一杯蜂蜜牛奶。

     Draco紧张的神经在他喝下了一杯热乎乎的茶后终于放松了下来。他陪着小男孩玩了一会儿游戏,Harry便开始要求Draco讲故事了。

     “你想听什么?”Draco问道,他已经在上一次会面中把他知道的所有巫师童话讲了一遍。

       Harry坐在Draco的怀中,他捧着那杯热乎乎的牛奶小口啜饮着,抬起头说道:“你很久没有给我讲那个大一些的我的事了。”

     “哦。”Draco挑起了一边眉毛:“我以为你不感兴趣。”Harry否定了他:“我受够了Mione和Ron告诉我的,听起来我是个大英雄。我想知道你的看法。”

     Draco沉思了一会儿,慢慢地开口说道:“我想你还记得我是如何描述我们的初次相遇的,我在对角巷遇见了你,和你交谈,但是到Hogwarts的时候你不记得我了。”

     “What?!我竟然不记得你?”Harry惊讶的叫了出来。Draco点了点头。他在第一次见到Harry的时候还不知道那个瘦弱的小男孩就是大名鼎鼎的活下来的男孩,但是他记住了男孩漂亮的绿眼睛。当他到达Hogwarts——听说了Harry Potter和他同年级后——再次遇见那个陌生的男孩时,他装作不认识Harry(贵族总需要一点儿矜持),上前与男孩交谈时,那双绿眼睛里流露出的厌恶让Draco感到愤怒。他应该是最先认识Harry Potter的那个人!但是Potter竟然和Weasley家的小崽子来往!

     “你那时候讨厌我。”Draco静静的叙述道:“一年级的时候你因为Longbottom和我决斗,二年级我们真的决斗了,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你吓到了所有人,三年级我们除了在球场上打比赛你根本不看我,四年级的时候你忙着参加三强争霸赛呢,五年级所有人都孤立你,六年级……就是现在。”

     Harry咂舌道:“看来我真的不喜欢你,是吗?”他用同情的眼光注视着Draco。

     Harry的话刺痛了Draco。并不是这样。他想要反驳,但是心中有一个声音提醒着他,事实就是这样。“但是暑假的一些事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好了一些。”Draco继续说道,“我救了你一命,然后你选择和我和解。”

     “我听过了这部分,一点点。”Harry说道:“我听Hermione说,我们还成功的熬制了一副据说很难的魔药。”

     “只有少数人成功的魔药。”Draco补充道,“但是就是那副魔药让你变成了这么小。”

     Harry看起来陷入了沉思。他的手指在牛奶杯上来回跳动着,Draco好心的帮他托住了杯底——杯子看起来随时会掉下去。“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Harry用稚嫩的声音问道,但是他的神情十分认真。

     Draco轻柔的抚摸着Harry的头发,说道:“一个典型的Gryffindor,披着救世主光环的普通男孩,莽撞但是机智,勇敢。”聪明并且狡猾。他在心底加上了一句,这是他能给的最高的评价了。

     Harry看起来十分享受这个评价。他转过身来对Draco说道:“我喜欢你的说法,Draco。听起来不那么伟大。”

     “你会做得比自己想象的更好。”他如此回答Harry。小男孩笑了起来,露出他的酒窝。他高高兴兴的爬上Draco的大腿并坐下来。“你说我们接触的时候不多,Draco。”Harry把杯子递给他,Draco顺从地将杯子摆到桌上。“但是你似乎非常熟悉我,为什么?”

     Draco被问住了。他了解那个Harry Potter吗?

     他回想起了无数次,年幼的他都在为Harry拒绝了他的交友宣言而愤怒。Harry是他第一次见到的新朋友,除了平时交谈的话题他几乎不知道能和Harry说些什么。他认为自己做的足够好,但是Harry的冷淡表现令他失望。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看看他一年级都干了些什么?他在Harry的面前捉弄Longbottom,提出决斗但是选择了逃避,他告发了Hygrid偷偷养了一条龙,和Harry一起接受禁林的禁闭。每一次接触都让Harry更加讨厌他,但是Draco依旧不肯放弃。他想要那个绿眼睛的男孩注意到自己,他想要Harry后悔当初没有和他成为朋友。

     过了整整一个暑假Draco才又见到了Harry——在丽痕书店。Merlin见证他整个暑假都无聊极了,除了Crabbe和Goyle陪他和Pansy、Blaise玩他几乎没有新朋友,Slytherin的家族几乎都是世交。Harry得到的关注让他嫉妒,特别是当那个万众瞩目的男孩还讨厌他的时候。在他的记忆中二年级到现在都还充满着迷惑的色彩。Harry是个蛇佬腔,Hogwarts的密室被Slytherin的继承人打开了,麻瓜学生被石化。他和Harry真正地决斗了一次,从Harry口中吐出来的嘶嘶声令他畏惧——但是着迷。

     三年级的时候他和Harry之间的仇恨加深了,因为Draco投诉了那只鹰头马身有翼兽,它抓伤了Draco。Draco因此被吓坏了,他父亲让魔法部处决了Buckbeak,为此Granger还打了他一拳。Harry愤怒的眼神让Draco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即便如此他还是感到十分沮丧。

     魁地奇世界杯上他向Harry炫耀了他的包厢票,为此他父亲给了他一杖[注]。随即而来的三强争霸赛让Harry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去应付他的挑衅——除了那一次他被该死的Moody变成了白鼬而且这成了一个一直持续的笑话。那个绿眼睛的救世主再一次拯救了世界——Voldemort回来了,而他再一次逃脱了死亡。Draco是第一批得知Dark Lord的回归的人之一,鉴于他的父亲就是一个Death Eater。Draco崇拜Dark Lord的力量,但是他只是听说过那些恐怖袭击,Voldemort的复活让他兴奋,但是更多的是恐惧。Draco从未见过死亡。

     五年级他致力于给Harry找麻烦。参加Umbridge的小分队(尽管那个女人那么恶心),搜查DA军。他一直认为Voldemort离Hogwarts很远,直到他听说了那些死亡,从他父亲从聚会归来时残留的血腥味得知,亲眼看见Hogwarts的学生离开学校回去参加葬礼。他终于认识到死亡有多近,Voldemort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父亲被抓入Azkaban的时候,恐惧终于战胜了兴奋。他因为父亲的入狱而受到万众瞩目的时候,Draco终于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和Harry相反,他从来就不是个勇敢的人。他只敢在父母的纵容下在校园里横行霸道,在面对死亡的路上Harry经历的比他要多。不得不承认,Draco有时候羡慕Harry的果敢和勇气。他渴望得到Harry的注意,这是他坚持不懈了五年找Harry麻烦的原因。

     他一直都被Harry吸引着。无怪乎他会如此了解Harry。

     上一个暑假是Draco感到最跌宕起伏的一段时间。他按照Narcissa的吩咐逃开了Voldemort的任务,Malfoy家完成了阵营的转换,他说服了Narcissa去救Harry。他畏惧于Voldemort知道背叛时的报复,但是他还是感到开心。因为他终于能够和Harry站在同一个阵营,他和Harry无法对立了。如果是这样,那个吸引了他五年的男孩还会讨厌他吗?

     他救了Harry一命。那个男孩选择了和解。这正是他想要的。

     Draco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吻上。是的,他记得那个吻。带着南瓜汁的清甜和威士忌的火热。Draco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他把它归结于被酒精烧坏了脑子。如果他能够坦诚地面对自己,去探寻他真正需要的,他是否还会在Harry询问的时候装作他不记得了?

     “Draco?”Harry的呼唤将Draco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Draco低头看着担忧他的小男孩,那双绿色的眼中倒映着他的脸。

     现在Harry不讨厌他,甚至是依赖他。他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Draco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低下头吻了吻Harry光滑的额头,柔声说道:“这是我和大一点儿的你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直到你记起了所有事情。”

     Harry看起来十分迷惑。Draco被他的表情逗笑了,他抱住Harry站了起来:“Time to go to bed!Granger要在外面等我们了。”

     “你总是说话说到一半!”Harry不满的挥舞着他的小拳头抗议道。这只能让Draco笑的更加畅快,他亲昵的用鼻尖磨蹭着Harry的鼻尖:“我不会告诉你的,小不点儿。”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Draco将Harry送走了(尽管小男孩非常不满意并宣布他一定会从Draco的嘴里套出话来),他回到有求必应屋收拾东西。壁炉中的火焰还在闪耀着温暖的光芒,他想起了16岁的Harry明亮的眼神和狡黠的微笑,Draco发现尽管他爱着现在的小男孩,但是他无限的思念着大一点儿的Harry。他们的友好关系才刚刚开始。

     Draco觉得自己浑身沐浴着阳光。Harry使他心中的玫瑰开放了。

====================================

原来的注释:

[注]那个捣了他一棍子是电影版本的,因为我对这个的印象太深了……总觉得哪里不对,Malfoy家在电影中的形象实在是纯粹的邪恶的感觉,一点道理都没有

     关于Draco的心理描写,是我个人对Draco的看法。我觉得他的性格中最吸引我的部分就是他的矛盾。从小的家教让他浸淫在黑魔法中,他在对力量的渴望和对黑暗的好奇中生活了16年,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还只是听说过Voldemort的传说,毕竟他出生不久Voldemort就被打败了,所以在我眼里,Draco的坏与其说是真正邪恶的黑巫师或者与生俱来对邪恶的向往,更不如说是耳濡目染的结果。他是养尊处优的,黑魔法对他来说是从小的教导。因此,在他迫近死亡的时候,他会开始质疑那些被灌输的理念,如果给他一个契机,我想他会做出自己的选择。无论解释成对正义的渴望(屁)还是对死亡的恐惧,他内心的懦弱还是会让他做出逃避战争或者走向凤凰社的选择。

     如果有菇凉不同意的话欢迎讨论,这篇文中Draco的性格基调就是这个,可能会根据大家的回复稍作修改,但是不会变了。

     我现在真觉得有点束手无策了,阅历不深让我对整篇文章的把握力不从心,我不得不每天反复的推翻自己一开始的设定重建一个,然后说服自己这是最合理的。能写到Draco发现自己喜欢Harry我已经非常开心,前面这么多都无关爱情让我快忘记了这是一篇耽美同人了。接下来剧情会推动的比较快,Narcissa去了哪儿也可以交代出来了,教授的间谍身份还是要隐瞒下去,但是只要Draco抛弃对教授的偏见他还是能够猜的出来的,可惜他没有深思=w=

     其实一开始很纠结校长要不要中戒指的诅咒,因为如果校长还活着,战争确实能够顺利些,但是只要校长在,Harry就不可能会变得真正的成熟强大,而且不知道校长会如何交代Harry是个魂器这个事实。在这里我不会说明校长能活到什么时候,但是我希望Harry成长的过程中能够少一点对最信任的人失望的痛苦。

     再过那么一两章就是高潮部分了,解释完一些线索后第一部就会完结。看了看文档创建日期在4月初左右,我想大概能在今年的4月前完结。写了一年有点舍不得,但是我又遇见了新的有趣的故事。这不代表这一篇会结束,战时的故事我也十分期待。第一部完了后不敢跳坑的姑娘可以跳了,因为它已经能告一段落了。第二部我还不敢确定什么时候能开始写(等等你第一部都还没写完!),大概会在写完新故事以后开始吧,我真的很开心自己能够写了14w字,这对废柴的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了。而且在动笔之后发现自己语文真的是弱到了一定程度,很多词句都已经不会表达,我尽量是自己的语言看起来生动明确,希望你们看也会有这种感觉。

     好像在一篇文还有高潮部分没有写的时候就释放这种情绪不太对,但是我不大能够压抑情绪,所以……非常感谢一直看着这篇文的姑娘们!写到高潮部分的时候我尽量不卡文,到时候看的姑娘都来冒个泡好么0.0

==========================================

       我当年废话比现在还多【。一点没变的是——点赞的朋友们你们能再冒出来和我互动一下吗!【对不起我真的是犬系ORZ

评论(7)
热度(102)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