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试阅】正统巫师适用的求爱魔法错误示范

       黑发的青年乖乖坐在板凳上,任英俊的治疗师指挥着绷带给他包好手臂上的伤口,又苦着脸灌下一瓶他递过来的味道难以言喻的魔药,然后毫无防备地,嘴里被塞了一颗奶油杏仁糖。

       “你的表情太丑了。”

       Harry认真吃糖,不想理他。

    “之前说的,你幻影移形的时候会产生的不适感也是因为它,经过这几个月的治疗,以后应该就不会了,不过其他方面或许还得耗上很久。当然,”Malfoy弯下腰做出仔细打量他的样子,“就凭你这种冲着敌人正面就上的巨怪大脑,或许你还得看看精神科才顶用。”

       Harry低头继续认真嚼,糖吃完了还伸出舌头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Potter!”

       Harry被吓了一大跳。“你突然喊什——”

       “Harry?”门口冒出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脑袋,“真的是你啊!我刚送队友过来治伤就听见有人叫——Malfoy?你怎么会在这里?”红发的傲罗瞬间进入戒备状态。

       “如你所见Weasley,”Malfoy直起身,懒洋洋地说,“我是治疗师,在替你们的小Potty检查身体。”

       Ron浑身汗毛直立。

       Harry涨红了脸:“闭嘴。”

 

       “黑魔法残留?”Ron被好友半哄半推出了医院大门,两个人直接幻影移形回了陋居,“真的?雪貂没有趁机对你做什么吧。”

       “嗯,”Harry哭笑不得,他能对我做什么,“还好你来了,Malfoy刚刚骂了我十几分钟,我正愁怎么脱身呢。”

       Ron目瞪口呆,要是以前有人告诉他有一天Harry Potter会乖乖让Draco Malfoy指着他鼻子骂上五分钟不还嘴,他大概会觉得对方中了混淆咒。

       “说治疗期间不该用超过五年级黑魔法防御课水平的咒语,”Harry撇撇嘴,“我可是个傲罗,不幸还是最有名的那个,总不能站在队伍前头结果只会用缴械咒吧?”

       “毕竟你用那个咒语击败了黑魔王,”红发的傲罗摊手,“好吧,或许他说得对。”

       “说得对?!”Harry惊呆了,“你还会觉得Malfoy说得对?”

       “兄弟,我们在傲罗办公室报道的第一天就对着那个规程宣誓了。傲罗是一整支队伍,即使你拯救了魔法界,也没有任何事必须靠你一个人来解决。” Ron拍拍他的肩,“只是我想不通,Malfoy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他没有对我好!”Harry辩白。

       Ron从旁边的盘子里拿出一块饼干,嘎嘣嘎嘣地咬。

       “……好吧或许还行,”Harry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其实我觉得Malfoy……”

       “别说,我一点都不想听Malfoy从二年级开始就喜欢你的爱情故事,那太恶心了。”端着草莓蛋糕进屋的Ginny打断他。

       “什么?!”魔法界公认的好搭档异口同声。

       Ginny翻了个白眼:“二年级的情人节我写的那首蠢诗,是的,你们别那样看着我,我当年还是个白痴一样的小女孩——Malfoy当时都气疯了,竟然有人敢给他的Potter送情人节礼物。”

       “他只是——”Harry想要辩解,但是却又觉得这荒谬到根本无可解释。

       “总之他不喜欢我,”他干巴巴地说,“那可是Malfoy,和我们作对了七年。再说谁会对喜欢的人那么刻薄?”

       Ron使劲点头表示同意。

       Ginny白眼要翻到天上去,说:“老哥,想想六年级的时候Hermione是怎么对你的吧。而你们下个月都要结婚了。”

 

       兄弟,你不会相信她的胡言乱语的对吧,”Harry闷闷不乐。

       红发的Weasley青年看起来摇摇欲坠:“我可说不准,毕竟Ginny曾是你女朋友。”他一点都不想去回想Hermione和Lavender那时候是怎样针锋相对的,她们愤怒的时候说出来的关于对方的言辞听起来比他对任何一个人的了解都要多。

 

————

 

       下一个周五,黑发的傲罗没有出现在圣芒戈医院。

       这天晚上,Harry收到一个包裹。送信的不是寻常的邮差猫头鹰,而是一只通体雪白,脑门上还有几根竖起来的翎羽的雪鸮,看起来颇有威风。雪鸮没有好气地把包裹往他跟前一扔,就昂着头用小爪子轻轻踢他,问他要肉干吃。

       ……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鸟。Harry有点好笑,喂了小家伙一点吃的,手指弯起来摸了摸它的白色羽毛。

       包裹里是一瓶魔药,还有一只小小的纸鹤。

       他犹豫了一下,想起了一些有点糟糕的回忆,片刻之后纸鹤却在手上自动展开了。上面是治疗师龙飞凤舞的字迹。

    圣人Potter,

    又去为世界和平添砖加瓦了吗?

    要是伤到在床上动不了了,这瓶魔药或许能拯救你的屁股。

    (毕竟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在床上像个发情期的媚娃一样呻吟的样子。)

                                                                           D.M.

       Harry呛住了。他随手拽过一张羊皮纸,写到:

    伟大的治疗师Malfoy,

    我只是在为Hermione和Ron的婚礼添砖加瓦——或者试图不破坏他们一生一次的场面罢了。

    谢谢你的关心,魔药我收下了。婚礼在下周六,所以这个周末有个单身Party,我们说好下午要打魁地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大驾光临?

(顺便,我以傲罗的名誉起誓,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可怕的场景。)

                                                                                  Harry

       他研究了半天那只已经散掉的纸鹤,最后还是自暴自弃地将羊皮纸随便卷了一卷,绑在猫头鹰的脚爪上。

       

       Malfoy庄园的现任家主站在落地窗前喝着一杯红茶,雪白的猫头鹰落在他前面。

       很像在学校的时候,总是从远处飞来,停在那个人肩上那一只。

       Draco看到猫头鹰脚上的纸卷的时候挑了挑眉。他坐到了小桌前,不紧不慢打开了羊皮纸。

……然后仿佛被噎住了。

       傲罗的名誉?物欲横流的时代,人心冷漠无情,谁信这种东西。

======================================

《匿名者》上册 试阅

场贩首发SLO9  M8 少量特典掉落

通贩未定


P.S.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这并不是此文开头【。

评论(13)
热度(139)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德哈研究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落德哈研究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