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HP-DH]荣誉校友二三事

感谢wuli会者定离太太的G文!!匿名者正式完售啦~(。

会者定离:

CP:Draco/Harry


TAG:清水,战后,含私设


分级:G


字数:7k


阅读指南:给德哈本《匿名者》写的G文,一本主催一直在贴钱却不肯放弃各类工艺及赠品的本子(确定这是安利?),本子已经完售一段时间,现在放出全文。


内容梗概:德拉科受邀以荣誉校友身份到霍格沃茨致词,却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遇见了“you-know-who”。




***




  “卢娜·洛夫古德。”德拉科条件反射地向后靠了一靠,“你是打晕了高尔进来的吗?”


  “是的,哦,并不是——”卢娜耸肩,对眼前这个看起来脆弱易碎的马尔福友好一笑,“我留过信息预约,上周我在霍格沃兹采访麦格教授,被拜托来邀请你到学校做一个演讲,看,这是正式的邀请函。”


  “不不不,”德拉科难得不知如何措辞,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让这个着装怪异的拉文克劳靠近自己,一定会对自己完美的金发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东西放下就可以了。顺便,你耳朵上的是什么?”


  “这个?”卢娜用手托起自己耳垂上巨大的挂件,“麻瓜们叫它为手机,不过这是废弃的,为了能让它挂在耳朵上而不扯坏我的耳朵,我特意在上面施了减重咒。”卢娜饶有兴致地看向马尔福,“你也喜欢吗?这是翻盖款,我可以送你一对直板的。”


  “不……放下就可以了。”


  德拉科意识到自己不该好奇。


  


  后来他果真在高尔的桌上找到了被吃掉的甜甜圈空盒,和被用来擦手的纸条。


  不过这件事一点也不令人惊奇,令人(高尔)惊奇的是,德拉科居然同意了这场来自霍格沃兹的邀请。要知道他平日里可是宁愿花半天时间照镜子,却对外声称事务繁忙无法拨冗莅临的那个人。


  “怎么说呢,这次的烫金邀请函,品味还不错。”


  来自德拉科给出的,非常认真且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再度回到霍格沃兹这件事,德拉科可以说想过,也可以说没想过。


  彼时距离那次战争,已经过去整整八年。这八年里,他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成了马尔福庄园的真正继承人——虽说这片庄园目前正在魔法部管辖之下,但他本人确实也没有住在别的地方。他的父亲,老马尔福,在战后的一系列清算当中,被迫褪去了权柄,缴纳了巨额的赔偿,但还是带着一身体面和他母亲离开英国移居到了法国南部,并且在最近的一封信里和他提起:媚娃的头发真的不如马尔福家优良基因所带来的铂金色头发那样好看。


  可喜可贺的是,马尔福家历经几个世纪遗留下来的财产远不止一个马尔福庄园,因而即使被没收了不少资产,德拉科·马尔福依旧是那个不愁吃穿的公子哥儿,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成了一个多金又帅气的钻石王老五。


  而且还在体制内。


  目前德拉科任职国际魔法合作部副部长,所以他也万分明白为何当下霍格沃兹会邀请校友到学校进行演讲——不久前,他才刚刚对部长桌上的羽毛笔施了个模仿笔迹的咒语,签署了战后第一次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份归档文件。


  


  


  麦格教授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巫师袍,站在礼堂正前方,她先举杯用银勺轻击杯壁,然而下面四个学院的学生仍旧十分息壤,于是她挥手施了一个静音咒,清了清嗓子,邀请德拉科上台。


  德拉科走上礼堂,双手撑在一人宽的讲台两侧,轻轻一笑。


  “Well,我刚刚坐了很远的飞路粉过来——”台下有学生因为这句话而发笑,“而且我昨天睡得不太好,奉劝你们一句话——”


  德拉科朝下眨眨眼。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


  “是的,翻到霍格沃茨校园手册第一页第一行,大声诵读一遍校训,眠龙勿扰。”德拉科轻轻点了一下魔杖,解开了先前的静音咒,转而指了指自己,“没错,Draco Malfoy,我现在有点起床气。”


  


  其实德拉科有秘书帮忙准备的稿子,但他站上讲台之后,那份花式英文的手稿就被他对折而后压在了讲台台面上。


  那么应该讲点什么呢。


  不如说说如何进入禁林而不被发现吧,不如说说如何在魁地奇球场上让对方吃苦头吧,不如说说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由来已久的纷争恩怨吧,不如说说某两位教授曾经想尽一切办法扣对方学院分数的辉煌事迹吧。


  当德拉科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不到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


  很多热烈的,怯懦的,害怕的,恐惧的情绪,他也渐渐学会收到心底了。


  所以最后他所讲的,是正义和光明,是鼓舞和愉悦——这场战后首次举办的三强争霸赛的究底意义所在。


  


  当然了,挑衅的格兰芬多无论什么时代都有,看到礼堂之下站起来请求发言提问的学生,德拉科如是作想。


  “马尔福先生,请问你作为霍格沃茨的荣誉校友,你认为自己有什么成就?”


  “哦,好问题。或许,是从一个完美的我成了一个更加完美的我?”德拉科曲指就着那张演讲稿敲了一下桌面,“捐赠马尔福庄园的全部古籍给英国各地的巫师图书馆;出资重修霍格沃茨战后损伤的建筑;成立呼神守卫天使基金用以照顾战争中被摄魂怪伤害的人们;任职魔法外交部以来谈妥了不下十次超过七方参与的国际巫师峰会;多方合作举不胜举——包括你们对外的交流学习。”


  德拉科耸肩一笑:“说笑的,真要说成就,大概是经历过战争,在神秘人掌控的时代下走来,依然成为了一个心理健全的人吧。当然了,依然是一个完美的我。”


  礼堂下有轻微抽气的声音,学生们似乎没想到会有人这样提起那个名字都不能提的人。这里面很多的学生都因为那场战争失去的亲人,即便没有,也有亲人遭受过无差别的折磨。如果说过去不可饶恕咒只出现在课本和口耳相传当中,经历过这个阶段的人们,无论孩提抑或成人,对这三个咒语的印象,都已经成了切身体会过的伤痛。


  “难道你觉得你比哈利波特更有资格作为荣誉校友站在这里说话吗?”


  真是古往今来都无比固执的格兰芬多啊,德拉科这才仔细打量提问的男生,不消细看就能明白,这无疑是波特的头号粉丝。看看那一头杂乱无章的头发,看看那架可笑的圆形眼镜,无一不在模仿这位魔法界冉冉升起的英雄之星。


  可惜品味太糟糕就是了。


  


  德拉科眯眼想了一会儿,认认真真道:“你说得没错,疤头或许比我更适合站在这里讲话。”


  


  礼堂下的学生们还没反应过来疤头是什么东西或什么物种的时候,讲台边却“砰”地一声,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


  “……”


  德拉科对天发誓,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虽然台上的人什么都没说,教师席和学生们却都渐渐反应了过来。从第一句惊呼开始,不由有学生相互交头接耳,轻声议论着台上的男人。


  “是哈利波特……”


  “真的是哈利波特。”


  “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儿!”


  “他的头发太乱了,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那道疤……”


  “嘿!我能要个签名吗?”


  


  “额,签名……”哈利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会有人问他要签名,尤其是在他们隔了二三十米的情况下。


  “不能,不然你有可能一辈子都染上这种坏品味的绝症。”德拉科抱胸冷冷道。


  “……”


  


  最后还是麦格教授上前打了圆场,并请这两位校友先到校长室稍作休息,这场演讲到此结束。


  而当哈利和德拉科进入校长室以后情况就不很乐观了。因为根据一些自然规律,一旦马尔福遇上波特,那只会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把文学范围中的“明嘲暗讽”发挥到极致。


  一进入校长室,德拉科就抢先占据了最舒服的位置。而这位马尔福家的公子哥儿,双手环抱两臂,翘起了二郎腿:“看看,是谁来了,大名鼎鼎的You-Know-Who。”


  哈利却意外的好心情,在德拉科对面坐下,好奇地冲他眨眼:“所以,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了,你这幼稚的疤头!”德拉科不高兴地说,“你怎么敢,你从那该死的神秘人身上就学到了这个?”


  “嘿,这不是他的专属好吗。”哈利抗议。


  “可只有他会把这个咒语用成这样!”德拉科想了想,又道,“而且理论上来说,你更加侮辱这个咒语。”


  “有这么严重吗?”哈利仍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有,如果我是这个咒语,我选择在咒语史上被除名。”德拉科斜眼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救世主,“说真的,为什么你要把‘疤头’设置成禁语,一旦有人说出口,就会把你传送过来?你知道这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能有多严重?吓你一跳,还是破坏你的演讲?”哈利无所谓地耸耸肩。


  “好吧,看来你不知道事态有多么的严重。”德拉科认真看着对方,挥动咒语叫来一杯柠檬茶,浅浅的抿了一口,“你有很大可能会被传送到高尔家的浴室,然后看到他一丝不挂地对他妈妈大喊,‘妈咪,帮我拿一下浴巾好吗,就在挂着疤头徽章的那个抽屉里面——’。”


  “……”因为一直在仔细听德拉科讲话,哈利脑海里不由出现了一些画面,顿时恶寒地说不出话来,“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暂时还没有遭受这样的人间炼狱。”


  “当然了,你现在还保持着纯洁的双眼,完全是因为得到了梅林的眷顾,赞美梅林吧,无知的少年。”德拉科又抿了一口柠檬茶。


  哈利环顾四周,这间已然三番易主的办公室,摆设风格已经变得迥然不同。哈利又展眼看去,看到墙上一幅幅熟悉的画像,那个白胡子最茂密的老人甚至冲他挤了挤眼。哈利也对他一笑,双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往沙发上靠。


  “我只是想,嗯,只是随便想想,有天看到你在预言家日报上西装笔挺衣冠禽兽的样子,我就随便猜想了一下,你会不会私下还是叫我疤头。”


  “不,我一直都西装笔挺,马尔福从不衣冠禽兽,没有我,时尚会黯然哭泣。”


  对于对方的找错重点,哈利只觉得说不清为什么心情却更好了。


  “好吧,你不太会叫,今天还是第一次。”


  “所以你喜欢被我叫做疤头。”德拉科指出。


  “当然不是——!”哈利分辨,“我只是,我只是,有点儿想你了?”


  “哦……这可真是,嗯。”


  “……”哈利把目光重新放回他身上,“你还好吗,你看起来要吐了。”


  “不,我还好,虽然被一个波特想念确实让我生理不适。”德拉科调整了一下呼吸,“不过这很正常,毕竟我是德拉科,被人想念是我的家常便饭。”


  “……”


  “哪怕你能保持十分钟不欠揍。”


  “什么?欠揍?可你一分钟前还说想念我!”


  “……”


  


  


  德拉科幻影显形回了自己的公寓。


  显然刚刚那场“意外”不是这些年来他和波特首次上演的久别重逢,是的,这些年里,陆陆续续的,他们见过面,也交谈过。因而话里那份熟稔——德拉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仿佛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在霍格沃茨的那些年里悄然不觉形成了一种模式,更加令他偶感惊奇的是,他并不抗拒。


  当然,人们应该知道,当一个马尔福不抗拒一样东西时,那已经是喜欢了。


  他喜欢他和波特的相处模式。


  


  不是说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可现如今的种种工作生活,偶尔也会让德拉科觉得失真了。好比回去霍格沃兹,当他清醒时他从未这样想过,可是当他睡着了,进入了梦境,过去那些经历犹如历历在目。


  他在学校和那个挑衅男生说的话并不是假的。


  至今为止,德拉科觉得自己在经历过那些恐惧之后还能身心健康地生活,不可谓不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很少的那些梦里,他仍旧瘦且苍白,仍旧压抑而痛苦,仍旧觉得自己做不了任何决定。那种畸形的权利之下,他被斥责徒有一头金发和没落的门楣,他才发现,原来他或许有一丝追求过的力量的表象之下,是他决计不会认同的残酷。


  他,德拉科·冷着脸的时候更美·马尔福,实际上和那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


  这种感觉在早几年的时候时常让他感到通身发冷,好笑的是,相同的感觉仅有一次,却是在波特身上。那时他意外听人说起这位救世主施展钻心剜骨时的种种场景,怒火和尖叫,锥心之痛与无能为力,德拉科居然在此间琢磨到一点痕迹难寻的相似。


  


  战后的第二年,潘西和他分手了。


  按照德拉科的说法,不是他牟足了劲想搞个大新闻,而是他作为德拉科·马尔福,与生俱来有着大众都感兴趣的话题感,毕竟随便写写主语都是“魔法界最年少有成的巫师”。又况且,那时是他被甩,而不是他甩人,因而一时间魔法外交部的出口外、他的豪华公寓外总是围满了想要一探究竟的人。就连他去对角巷买点补给物品,也能遇上一大帮围堵的记者。


  那时算是分别后德拉科第一次见波特。


  被人用隐身衣像套麻袋一样套起然后带出了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后,德拉科有点摸不准应该先抓什么重点。斟酌了一会儿他才问道:“为什么你出门都带隐身衣,波特,我可以默认你有什么不良癖好吗?”


  “你就不能闭上嘴,好好感谢我带你脱离苦海?”哈利挑眉。


  “不,不能,我做不到闭上嘴说感谢,我也做不到感谢一个波特。”德拉科一脸被踩到了人生底线的模样,“而且,你剥夺了我在闪光灯下熠熠发光的机会。”


  “所以其实你想被记者堵住。”哈利面无表情地说。


  “不特别准确,但我不怕被堵住,因为就算他们从后脑勺拍,也只会拍到一个完美的铂金色后脑勺。”德拉科冷静地指出。


  “……”哈利看起来已经完全放弃了被感谢,“好吧,那你被问东问西也不会反感了?”


  “当然,马尔福从小就接受应付记者的教育。”德拉科一脸轻松地看着对方,“显然你没有。那么你今天在这里是?”


  哈利在战后声名鹊起不假,可他无意任何首脑职位也是真的。所以虽然有那么一阵子呼吁这名年轻人成为魔法史上最年轻的魔法部部长的呼声不小,他自己却全然没有这方面的意愿。哈利在通过N.E.W.T考试之后破格直接提拔成一名傲罗,而且是一个只出任务的傲罗,意图慢慢退出大众视线。这很可笑,曾经在很久以后被德拉科评论为收益不如上街卖假药的职业追求。


  “买衣服。”哈利实事求是地回答。


  德拉科上下看了一回眼前这个人,点头道:“这是你这辈子做过最明智的决定。”


  “……”哈利知道马尔福向来尖酸刻薄,而且对外表挑剔到令人发指,可是他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面对“来自马尔福的时尚建议”,他还是会觉得太过分了。


  “嘿,听着,珀西也回外交部上班了,珀西·韦斯莱,我穿得总比他好看吧!”


  德拉科很久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哈利,慢慢眼神里还带了点安慰:“真可怜,沦落到和韦斯莱比较。”


  “……”


  哈利知道他该闭嘴的。


  


  后来哈利穿着一身得体合宜的衣服参加了罗恩和赫敏的婚礼,而且就其他人当时的目光来说,这套衣服应该挑得相当好。


  婚礼结束哈利把这个结果反馈给德拉科,并且表达了这身衣服好过头有点抢了罗恩风头的意见。


  德拉科也只一只手撑着一边脸颊,对壁炉一笑:“哦,你应该告诉我你是去当伴郎,这样我会考虑一下不给新郎太多压力。”


  火焰里哈利的脸跳了两跳:“我说过,马尔福,我说过的。”


  “是吗?我不记得了。”


  ——回应当然是这样的。


  


  至于德拉科被分手的内幕,哈利还是用“我知道这样问有点冒昧但我还是要问”的句式传达了自己的好奇心。只不过被询问那名公务员没有丝毫失恋的自觉,手指翻飞挑弄着魔药的配置,淡淡道:“她说我太亲和了。”


  “什么?”


  “她说我太亲和了,听清楚了?”德拉科用手帕包起蚂蟥丢到锅里,顺便丢了看起来很贵的手帕,又重复了一遍,“好吧,我知道你不会懂。潘西觉得我们作为斯莱特林,搞募捐、建图书馆、无偿拨款给机构,太善良也太亲和了。嗯……致谢信和锦旗对斯莱特林来说是耻辱,懂了?”


  哈利想了想,决定放弃思考。


  “不,不是很想懂你们斯莱特林。”


  “哈——”魔药的颜色从一团乌漆墨黑转变成了清澈的湖蓝,德拉科高兴地吹了一声口哨,“没关系,我之前也不懂,但我现在懂了,毕竟肯和一个波特站在一起还愿意顶着被传染的风险和他说话的我,确实太善良也太亲和了。”


  “……”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魔药是做给哈利的,哈利可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掏出魔杖和德拉科决斗了。不过也幸而那一小瓶魔药,在接下去一次的傲罗任务里,哈利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过早暴露自己的身份,究其根本,这份德拉科所做的复方汤剂,居然能比别人的有效时间足足多了半个小时。


  任务结束后哈利到德拉科的公寓致谢,期间夸了一句他的魔药学真不赖。


  彼时德拉科已经知道了混血王子的存在,因而也插科打诨说起当年如果不是那本书,魔药课的第一名一定是他。


  哈利又说是啊,他至今没有见过谁的魔药学能超过那个人。


  说完两人忽然都安静了


  半晌哈利问:“有酒吗,一起喝一点。”


  


  


  战后第四年,哈利主动和德拉科提起自己被分手的经历。


  问及原因,也只有性格不合四个字。而德拉科看着哈利左眼的淤青,想起哈利从说话开始声线里隐而不发的快乐和自由,忽然低了头。


  “你这一拳挨得并不冤,我是韦斯莱的话,你已经需要动用我的呼神守卫天使基金了。”


  


  


  考虑到在那之后波特没有继续和他往来,德拉科以为,他对他那天给出的结论应当是同意的。


  这是一个关于“倘若我问心有愧”的命题。


  


  直到德拉科在霍格沃茨说出疤头,两人复又见面。幻影显形回去的那个瞬间,德拉科想了很多事,包括战后分别,对,不是再见,是分别时的事情。那时卢修斯和纳西莎都不再在他身边,很多人被送去了圣芒戈,更多的人只分到一条毯子,被收容在霍格沃兹的大厅里。


  这个相互憎恶了六年之久的波特对他说:“我赔你一根魔杖吧。”


  真是可笑至极,那些呜咽的哭泣还未散去,失去和伤痛都刻骨地充斥着这所古老的学校,渗透着从建造起就存在着的每一块地砖。可是眼前这个人却在跟他谈论赔偿魔杖,这个人仍旧在关心生活要如何过下去。


  德拉科没有回答他,也没有说任何的话做任何的动作。


  他记得自己自嘲一笑,却也真真从一片迷茫里,开始考虑将来该如何去过。


  


  


  回到公寓后的两分三十秒,德拉科的门被敲响了。


  基本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门口就是那个效仿黑魔王的新任救世主。德拉科又想了三十秒,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


  “波特,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哈利的手正在半凌空的状态,是个要敲门的动作。


  “什么事?”


  “我要给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免费赞助最新的极光2000,一人一把。”


  “所以?我也可以给格兰芬多暂时极光2000!等等,极光不是才出到1000?”


  “不,你不可以。顺便说2000明年发售,但我有路子。”


  “好吧,但是为什么我不可以?”


  “因为你买不起七把极光2000。”


  “……”


  “你这是作弊!”哈利抗议道。


  德拉科耸肩:“我只是通知你罢了,还有——”


  “还有什么?”


  “今天那个讨人厌的格兰芬多男孩儿——”


  “你不会这么小气吧?那只是个一年级新生!”


  “他问作为荣誉校友我有什么成就。”


  “魔法史上梳头时间最长。”


  “这确实是我引以为豪的事情,但是我想说,”德拉科停了一下,看起来在斟酌用词,“哈利,老天,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波特。”


  “不,不,你可以叫我哈利,看,我都叫你德拉科。”


  “闭嘴,疤头。”德拉科看起来舒服一点了,“我打算搞个大新闻。”


  “……你是说大成就?”


  “嗯哼。提个同性巫师法案如何?”


  “哇哦,你有可能会名垂青史。”


  “我知道我会。”


  “德拉科。”


  “嗯?”


  “叫我哈利吧。”


  “……嗯。”






END



评论
热度(1243)
  1. 槐花酿会者定离 转载了此文字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