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DMHP】First Impression 9 (成为简·奥斯汀AU)

上一章走→Chapter 8

今天就全文放完啦,还有个Ending节单独发


Chapter 9

 

亲爱的Draco,

 

       首先要说一句抱歉,我不小心看见了Narcissa夫人给你的信,上面提到了你一直将自己的零花钱寄回家里补贴她的生活。在此之前我不知道你的母亲已经久病在床需要专门请人照顾,也不知道在你父亲走后,你和她要多么努力才能保护Malfoy家的老庄园不被他人侵占。我曾以为你投靠那位法官先生只是为了你父亲的期望,为了你自己有一日能够飞黄腾达罢了,要是知道你背负着多大的风险,你的名声一旦被毁,你的母亲绝对无法支撑下去,甚至连你逝去的父亲都将为此蒙羞,我绝对不会答应你提出的提案。

       该死,我还是会答应。但我不应该这么做。我本来就是籍籍无名的乡野小卒,无父无母了无牵挂,一个人做着荒唐的白日梦罢了。可是你不一样,若你拥有一个身为最高法院法官的敌人,那么就一辈子都只能在地下行走了,更别提出人头地,更别说让你的母亲也过上富足的生活。

       我亲爱的,亲爱的Draco,我讨厌我自己是如此爱你,爱到我一想到要放弃你,便差点无法继续将这封信写下去。但是如果我们的爱会毁掉你的家庭,那这份爱情本身也终将慢慢被悔恨和自责埋葬,在无法持续下去的平淡生活中渐渐消亡。而我绝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请原谅我以这种任性的方式,将这份爱意永远封存在此刻。

       我知道你对我的爱也是一样,谢谢你,让我有这个机会将一切遥不可及的梦做到现实之中。它们中的一些我将会继续做下去,还有另外的一些,就让他们在此刻醒来吧。

       勿念。

 

最后一次,你的Harry

 

       Harry在他离开时候那个路口下了马车,慢慢往回踱步。真奇怪,他走的时候枝头还有不少叶子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什么也看不见,而仅仅一天的时间它们居然就像忽然掉光了一样,透过眼镜片,他甚至能隐隐约约看到Weasley家客厅里那架靠窗摆放的钢琴。

“Harry?你回来了?”

       “Percy?”Harry没有想到会是他最不熟悉的Percy站在原本属于他的房间门口,“其他人呢?”

       “他们都去找你了。”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见Percy生气的样子,“那个Malfoy混小子在哪里?是他把你带走了对不对?Bill和Charlie说下次看到一定要宰了他。”

       “我已经回来了”Harry叹口气。

       “到底发生什么了?”

       “什么也没发生,Percy,你很不对劲,是的,我是和Malfoy偷偷出去了,但是两个成年男子结伴偷溜出去找点乐子,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Harry,我……”Percy Weasley在房间里踱了好几个来回,最后突然单膝跪在他的面前,语无伦次地说:“也许我是不如那个傲慢无礼的黄毛小子会说大话,我知道他外表很有魅力,但这种激情……是不会长久的,如果,如果你喜欢男人的话,为什么不看看在眼前许多年的人呢?我们可以秘密地交往,我不会,不会让别人知道任何……”

       “Percy……?”Harry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半晌也说不出其他话。

       “是的,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他抓住Harry的袖口,“我看过你们俩做那种事,在Longbottom庄园,我不是故意的……”

       Harry条件反射地一把将他甩开,夺门而出。但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战战兢兢追过来的男人。

       “那封信……”他说,“给法官的那封检举信,是你写的?”

       “你,你要知道,我爱了你很多年,Harry。”

       在Harry还来不及动手的时候,有人已经像一阵褐色的旋风一般冲过来甩了Percy一个耳光。

       “Hermione!”Harry睁大眼睛,惊喜地喊道,“天哪,你没事!”

       褐色卷发的女人冷冷看着捂住脸的Percy,对后面的Weasley夫人说:“对不起,Weasley妈妈,我打了您的儿子。”语气中却没有哪怕一分抱歉。

       “打得好,”Ron在妈妈面前为他的未婚妻撑腰,“Weasley家没有这种两面三刀,不择手段的人。”Weasley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拥抱了Harry。

       

       “Weasley先生,”Longbottom夫人坐在马车上,正要鱼贯而入进教堂的一大家子人“我觉得你作为一名神父,有这个义务将某一位先生剔除出你们的队伍,否则神圣的教堂将被染上不洁。”

       “奶奶!”

       “恕我直言,我不得不考虑要让我的孙子收回他之前的求婚,如果你们Weasley家坚持要与一位没有家人,没有教养的人如此亲密来往,甚至现在他的人品还存在板上钉钉的污点了,我也不得不认为Weasley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分享Longbottom的财富和地位。”

       “夫人,Harry有家庭,”Weasley太太搂过他的肩。

       “是的,Harry是我们的一员,”Weasley先生站到他的另一侧,Ron上前做出一个骑士保护国王的动作,惹得一旁的Fleur忍不住笑了起来。

       “夫人,我觉得您的观念错了,”Hermione自信地说,“Harry并没有觊觎任何人的财富,而只是曾经爱过一个和他性别一样的人。有一些东西的价值是超过您想象的。”

       “同样,我们的小Ginny也不是因为Longbottom先生有钱才爱上了他,”双胞胎中的一个用着咏叹调一样的滑稽声音说。

       “而是Neville不小心撞到桌角还来求抱抱的样子太可爱啦。”另一个忙着配合。

       “夫人,”Harry说,“正是因为您的孙子追求一个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用财富来逼迫她就范,所以才会好事多磨这么久。而无论您之前误会了什么,我从来就没有对别人的财富动歪脑筋。Hermione一个女孩尚可以凭借自己的医术令人钦佩,即使您认为一个男孩写作就是没有阳刚之气,我照样可以凭它能够自食其力。而关于Malfoy先生的那部分,”Harry云淡风轻地笑笑,“也许我是不懂事,但我不认为在年少时光,拥有着爱一个人的勇气,这可以成为您说的‘人品污点’。”

       这时候Neville Longbottom转身跳下了马车,第一次敢于反抗那个总是严肃地教训他的老妇人:“奶奶,我觉得这次是您错了。爱一个人何错之有呢?”

       “Harry,”Neville仿佛被鼓舞似地看着他,“简直太帅气了。对啊,没有爱情,只是靠金钱维系的婚姻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谢谢,Neville,”Harry真诚地说。Ginny在一旁挽上了Neville的手臂,笑着看他们俩。

       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凋零的稀疏枝桠,投影在每个人身上。小溪潺潺地穿过他们的村落,又流淌去别的地方,带着它流过的时间一起汇入德文特河。

 

       “真不敢想象Neville也跟着我们跑出来了,这可是Bill和Fleur的婚礼,被你奶奶知道你这么没有礼貌,还不知道回去要怎么罚你,”Ginny对着她的未婚夫吐舌头。

Neville笑着摸了摸Ginny的头,继续问戴眼镜的青年:“所以Harry,你今后要……”

       “我的剑也不在了,”Harry笑笑说,“好像只能以笔为剑,戎马一生了。”

       “都是些什么样的故事呀,”Ginny好奇地插嘴,“会有美满的结局吗?”

       “当然,”Harry说,“也许会经历一些磨难,但主角们最后都一定会……心想事成。”

       “听起来不错,”Neville说,“不过奶奶说的也没错,好人不一定都有好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对了Harry。她老人家拉不下面子,但奶奶让我来替她向你道歉,为她一直误会了你。她说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谢谢,”Harry使劲点头,“我明白的,坏人也不一定就得恶报,这是一项真理。”

       “但这是我的故事。”他逆着光,站在他们第一次说话的森林里,朝着他的友人和亲人们微笑。远处是连绵的山脉和夕阳,而身侧是新一年的枝繁叶茂。

       


评论(1)
热度(61)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