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德哈]恋爱假期Ep.13-Ep.15

Ep.1-Ep.4

Ep.5-Ep.8

Ep.9-Ep.12

Ep.13

Harry是在阵阵头痛中醒过来的。他按圝压着太阳穴,闭着眼睛爬下床,想要下楼去厨房倒一杯水缓解宿醉。他一路摸索着下了楼梯,在最后两个台阶一脚踏空,差点滚了下去。

他发出懊恼的吼声,扶着墙爬了起来:“我他圝妈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

“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喝这么多酒。”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Harry揉着眼睛看过去,Draco Malfoy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杯茶:“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Harry把自己扔在沙发上,他双手抱头,蜷缩起来:“我记得我昨晚我们看了一场十分精彩的橄榄球赛,然后我喝了……”他扶着额头,掰着指头开始回忆,“……天哪。”

他呻圝吟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昨晚……有没有……?”他抬头看向Draco,难以启齿。

Draco端着茶走了过来,看着Harry。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让Harry仿佛见到了地狱,绝望简直淹没了他。

“不,别告诉我,我们……”

“没有。”Draco把茶递给他,“你无意识的时候太性圝感了,我下不去手。”

“呃……谢谢。”Harry长舒了一口气,他坐起身接过茶杯,温暖的茶水滑过喉道,热意缓解了他痉圝挛的胃部和神经。

“既然我们没有……那你为什么留了下来?”Harry一口气喝光了茶,倒在了沙发上。宿醉虽然折磨着他的神经,但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他似乎很久没有如此放松过了。

“实际上,这是我家。”

Harry睁开了眼睛。他立刻坐起来,眩晕袭圝击了他的大脑,他忍不住呻圝吟着按圝揉太阳穴,试图睁眼打量四周。

“我很抱歉这样擅自闯进你家,你完全可以把我扔在家门口放任我睡大街的。”

“你请求我别带你回家。”Draco轻声说道。

Harry愣住了,一些回忆涌了上来。他忽然想起自己昨晚是如何对着Draco描述自己的悲惨情史的,此刻他恨不得把自己打包扔回英格兰。

“鉴于我昨晚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言语攻击,”Draco补充道,“我需要一些安慰。”

“什么安慰?”Harry开口问道,手机铃圝声打断了Draco的回答。Harry摸索着沙发缝隙,找到了声源。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姓名是“My Angel”。

Harry立刻把手机递给他:“对不起,这是你的。”Draco接过,看了一眼来电,朝他做了个手势便走出了客厅。

他目送着金发男人走到屋外,温柔地对着手机笑了起来。一块冰冷的铁块滑入了他的胃里,Harry感觉自己的嘴角僵硬了,而此刻他才意识到,从他醒来看见Draco起,他一直是笑着的。

他摸圝摸嘴角,拿起了茶杯。这样很危险,Harry Potter。他警告自己。你还没有从Ginny的阴影中走出来,又要陷入一个叫做“Draco Malfoy”的陷阱中了。

而你甚至对他名字以外一无所知。

红茶已经凉了。Harry端起来喝了一口,液体顺着喉道滑过,让他已经有些麻木的胃再一次扭曲了。

“复杂。”他想起他们第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Draco Malfoy从未隐瞒过自己是个生活混乱的人,即便如此,Harry还是觉得自己在缓慢下落。

他抬头注视着窗外的男人,后者与他的目光相对,眼中溢满浓浓的宠溺和温柔。Harry牵动了一下嘴角,移开了视线。他感觉得到胸口心脏热烈的跳动,也品尝得到口腔里味蕾的苦涩。

没有比用新的混乱迷恋来掩盖旧伤疤更愚蠢的事情了。Harry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啃起了指甲。

在他不停的自责之中,Draco Malfoy已经回到了客厅。“我已经想好我要的安慰了。”他宣布道,“我们应该去一趟市中心。”

“什么?”

“我说你应该换一套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吃早午餐,聊聊天,对彼此更了解一些。”他走过来收走了Harry手中的茶杯,“这就是我要的补偿,不准说‘不’。”他为自己这个决定感到满意,笑了起来。

阳光洒在Draco的身上,将他的浅色衬衫反射圝出淡淡的光晕。Harry仿佛坠入了一个清晨的梦境里,伴随着蜂蜜的清甜和面包的麦香,还有一丝咖啡的酸涩。

就放纵一次。妖精在他的耳边蛊惑道。

Ep.14

“快点儿,Ron!”Hermione大声叫道,她手中抱着厚厚的一卷东西,不忘督促身后的高大男人。她定的东西马上就要到了,得赶在Gellert开门之前签收才是。

Ron Weasley摇摇晃晃地跟上来,手里拎着满是Hermione的战利品。他气喘吁吁地在雪地里前进,呼出的热气凝结成雾,模糊了他的视线。他隐约看见棕发的姑娘朝不远处的房子呼啸而去,脚下生风,带起大片雪花。她在雪地里开垦出两条小道,正好赶上停在Gellert  Grindelwald小屋前的那辆卡车。他沿着女孩挖出的小道走下去,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见开门声。

满头银发的老人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我该搬家了吗?”他疑惑地问道。

“我给你买了很多圣诞礼物!”Hermione兴高采烈地宣布道,她举起手中的购物袋,还有Ron手里的,“我们能进去吗?”

Gellert老花镜后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打量了一会儿Hermione身边局促的红发男人,缓缓点了点头。Hermione欢呼着将老人推进了客厅,她迫不及待地要改变这个顽固的老头了。

Ron站在门口,他跺了跺靴子上的残雪,朝屋里探了一眼。这栋房子和小镇上任何一栋房屋都没有区别,甚至看起来比大部分房屋要陈旧。屋里弥漫着一股老旧的衣物味,像他最熟悉的陋居上的老阁楼。这让Ron感到轻松了一些。

“先生,您还要在这里站多久?”他身后的快递员出声提醒道。Ron这才连忙踏进了屋子,还被翘圝起的毛毯边绊了一跤。

他拎着沉甸甸的袋子走进客厅,发现Hermione已经将瑜伽垫铺在了客厅中央。壁炉里熊熊的火焰将屋子烧得暖洋洋的,她拉着老人坐好,教他如何双圝腿盘起,开始做最基础的瑜伽动作。Ron放下手中的“鬼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运动器械,轻手轻脚地走到一边。

“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想象你的躯体是一棵大树。”她轻声说道,呼吸间伸展手臂,“吸气,慢慢将你的手臂抬起来,尽量伸开,好像从树干上长出来的一根树枝。”

“伸出另一只手,重复两次。”她又说道,接着把手放在了腰侧,“把你的左手放在右侧的腰上,另一只手放在身后……”

“Hermione……”

“朝手臂的方向弯腰,注意呼吸要和动作一致。”

“Hermione!”

“什么?”美国姑娘不满地睁眼瞪着Ron。Ron指了指她对面,说道:“他睡着了。”

Hermione的脸瞬间涨红了。Ron没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Gellert的锻炼计划第一天简直是完全失败。Hermione和Ron离开后,红发男人还在憋笑。

“这没什么好笑的。”Hermione翻了个白眼,“至少我们迈出了第一步,走着瞧,还有两三周呢。”

“你一直都这么固……我是说,有毅力吗?”接受到Hermione不满的讯号,他换了个词。

这大概是Hermione的强项。她立刻骄傲地介绍起了她大学时最引以为傲的成就:“我大学的时候,创办了S.P.E.W。”

“呕吐?”

“是鸡蛋福利促进会(The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Eggs’ Welfare)!”她解释道,“你知道美国大部分的鸡蛋都是怎么来的吗?”

“呃……”Ron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看着Hermione认真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道,“母鸡下的?”

“当然是母鸡。我是说,这些母鸡都在哪里,她们的生活环境如何,她们的饲料是不是干净健康。”Hermione滔滔不绝,仿佛已经演练了无数次,“人人都吃鸡蛋,但没有人知道,美国大多数超市里的鸡蛋都是来自笼养鸡而不是散养鸡。她们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没有生存空间,只能日复一日地吃着干草饲料,下的蛋掉进铁笼下的蛋槽里,等待着被收集。试想一下,如果让你被关在小笼子里没日没夜地织袜子,你还能对此感到麻木吗?”

Ron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美国姑娘。她发亮的双眼和嘴角逸出的热气都显示着她真心相信着这一套理论,可是,“可是,它们只是鸡啊。”

“她们也是生灵!”Hermione严肃地说道,两条浓密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没有任何自圝由,被迫为人类服务的可怜生物!这一点也不公平,就像奴圝隶一样,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没人站出来阻止这样的事呢?”

在Hermione充满期待和鼓励的眼神下反驳她真的是太难了。Ron憋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句不那么违心的话:“你站出来了,不是吗?”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如同阳光驱散了盘旋已久的雾霾,也驱散了她凝重的神色,Hermione立刻兴高采烈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尽管天气寒冷,Ron得到的拥抱大部分来自厚重的衣料,他依然为女孩凑近的脸颊和温热呼吸而红了脸。

“我很高兴你能理解我。”Hermione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之前的懊恼都一扫而空,“我有点饿了。”

“我也是,我们干嘛不回陋居喝一杯热乎乎的蛋奶酒呢?”Ron很高兴她主动转移了话题,“还可以再来点薯条和炸鱼,还有炒蛋。当然,我们的鸡蛋也都是散养的。”他赶紧补充了一句,他看到Hermione的眼神更加满意了。




【备注:按照06年的背景设定,英国还没有完全推广散养鸡(Cage-free),市场比重也较少,但16年已经有44%的市场鸡蛋都是散养鸡蛋了,而美国还是以笼养为主,尚在转型。】 

Ep.15

“一份烟熏三文鱼班尼迪克蛋,一杯美式咖啡,再来一份凯撒沙拉。”

“先生,您呢?”

“嗯……一份火腿蛋,要炒碎的鸡蛋,一杯茶。”

“你可以尝尝这里的早餐鸡尾酒。”Draco的声音透过菜单从对面传来,Harry又研究了一会儿菜单,还是坚持要了一杯英国早餐茶。“我可不想一大早就醉醺醺的。”他的解释让Draco发出一声善意的嘲笑。

“所以,你是个作家。”Draco放下手中的咖啡,端坐起来。

“我是。”

“什么样的作品?”

“小说。大部分是悬疑探险小说,我还替当地的一家报纸提供专栏写作,这就比较繁杂了,有时候是童话,有时候是文学评论。我最近的新栏目是爱情小说,但这对我来说还有点困难。”

“你大学的专业是?”

“英国文学。”

“这也是你一开始的职业规划吗?”

“是的但是……等一下。”Harry放下了茶杯,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了,“这是第一次约会应该有的样子吗?”

“哦。”Draco恍然大悟般睁大了眼睛,“我忘记了。我也很久没有和别人约会了,我让你紧张了吗?”

“我以为我在接受一场面试。”Harry苦笑着喝了一口茶,温热的茶水滑过他的喉咙,“这让我想起我应聘出版社的那一天了。”

“对不起。”Draco笨拙地道歉,“我更习惯主持一场面试……作为补偿,我先来好了。”他也放下了咖啡,故作严肃地整了整不存在地领带:“如你所见,Hermione Granger为我工作,我拥有一家电影制作公司。”

“等等,你拥有?”

“Granger没告诉你吗?”Draco挑眉,“那现在你知道了。我接着说。我父亲是房地产公司起家的,我毕业后继承了他的公司,并把重心转移到了电影制作上。我母亲曾经创办了一个化妆品牌,但她几年前把它卖了,现在和我父亲定居在旧金山,不过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旅游。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到你了。”

Harry更紧张了。应侍生端上了他们的餐点,这让Harry有了喘息的机会。他吃了一口火腿,才开口说道:“我希望我接下来的悲惨小故事不会影响到你的胃口。”

Draco放下了刀叉,洗耳恭听。

“我出生在伦敦近郊的一个山谷附近,但我父母在我一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这道疤就是那场车祸留下来的,”他撩圝开刘海,把那道细长的伤疤指给Draco看,“从那以后,我被我唯一的亲人,Petunia姨妈一家收养,但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他们对我并不好,不给我饭吃,我的表哥还经常打我。”

Draco关切的眼神让他很不自在。他讨厌同情,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人生里开心的事儿不太多。

“……总之,我后来离开了他们,回到了伦敦,和我的教父一起住在一位教授的家里。这应该是我度过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但是他在我十五岁那年病逝了,这对我的打击很大。”

“那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清晨。Sirius——我的教父,和我在山谷附近的小道上散步,他的身体一直很不好,骨瘦如柴,还抽烟抽得很凶,我曾经劝说过他,但是没用,他说烟草是他的另一根肋骨。就是那个早上,他走在我前面,回忆和我父亲年轻时打猎的故事,指给我看经常有鹿出没的小路,毫无预兆地,他就倒了下去。我吓坏了,伸手去扶他,看见他脸色青白,嘴唇发紫。我试图求救,但是救护车赶来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那天晚上我在医院里哭了很久。他是我最后一个亲人,我本以为他能一直看着我长大,有自己的事业,家庭,然后能和他一起慢慢变老。但是他等不到了。”

Harry陷在回忆里,他摩挲着光滑的茶杯柄,目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Draco正注视着他,目光专注,灰蓝色的瞳仁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有水光在眼底流动。

他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个敞开心扉的好时机。在面对一个认识不久的单恋对象面前将自己的过去暴露无遗显得太急切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哭过,在Dumbledore教授的资助下我完成了学业,拿到了一份出版社的专栏作家的工作,又写了几本还算流行的书。这就是我的故事啦。”Harry快速说完,故作轻松地拿起了茶杯,将已经变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所以,你十五岁以后再也没哭过?”

这个问题有些出乎意料,但Harry被他的问题转移了心神:“我知道这听起来挺糟糕,但我确实没有。”

“即使德国队没进决赛?”

“没有,”Harry说道,“我跟Ron——我最好的朋友——在街头跟葡萄牙队的球迷打了一架。”

“我不信,我当时哭得眼睛都肿了。”Draco夸张地摇头:“Pansy嘲笑我是个哭包,但是我伤心得根本没法去上班。”

他痛心疾首的表情逗笑了Harry。他开始追问Draco那天晚上的细节,直到应侍生走过来朝他们问好,两人才想起来该继续享用食物。


如果你在一个月前告诉Harry,他将在圣诞前夕来到阳光明媚的加州,坐在人满为患的小餐馆里和一位金发蓝眼的同性约会,他也许会觉得你疯了。

而这真实地发生了。

Harry觉得自己仿佛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漂浮在空中冷静地旁观,另一个正坐在宽敞明亮的橱窗旁,和Draco Malfoy兴致勃勃地谈论他们最喜欢的球队。他们在运动方面有着惊人一致的口味,甚至连爱上足球的时间都十分接近。

也许他们在某些方面还存在着差异,但那些细微的差距就像清晨的露水般立刻蒸发消失。他甚至有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个才认识了不到两周的美国男人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然而你们只不过认识了两周。他心底的警钟总会跳出来提醒他,这让Harry时不时游离于约会之外。

“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棒的约会了。”Harry站在Santa Monica的岸边,眺望湛蓝的海滩。冬季的海风迎面吹来,带着淡淡的腥味和温度,却让他沉浸在春一般的气息里。

“不要轻易下结论。”Draco说道,他和Harry并肩站着,取下墨镜,“也许我们下一个约会会更棒。”

“走着瞧。”Harry笑道,他脱下鞋子,赤脚踏上铺满细沙的海滩。Draco也照做了,他们拎着皮鞋在沙滩上漫步,小声对嬉戏着的少女评头论足。

“这可真残忍,你把她们批得一无是处。”

“我只是太过诚实。”

“也许在你的字典里,诚实和刻薄是同义词。”

“总比和虚伪并列要好多了。”

Draco和Harry对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路过游乐场的时候Draco握住了Harry的手。他们手牵手站在栈道上看着来往的行人,还有大胆的男孩朝他们吹口哨。

栈道两旁的海浪涨涨落落,温暖的潮水从太平洋深处涌来,蔓延至Harry的脚边。他沐浴在和煦的阳光和海风里,任凭温暖和爱意笼罩全身。

Harry从未如此轻松过,在这个陌生的国家,没有人会在意他的相貌,他的出身,或者他的性向。人们只看见他和Draco Malfoy并肩坐在那里,像一对普通不过的情侣。

他和Draco一直坐到了黄昏,看着昏黄的夕阳缓缓沉入海面,将半边天空和远方海水都染成了金色。

Draco把他送回家的时候已是夜幕星垂。Harry有些失神地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路边高大的棕榈树,惊觉他已经在这儿待了半个月了。

“这个圣诞节太温暖了。”他抱怨道,“在我的印象里,圣诞应该伴随着鹅毛大雪和热巧克力。”

“谨代表洛杉矶向你道歉,热巧克力随时都有,但我可没法让这里下雪。”Draco笑着将车开进了静谧的住宅区,驶过几个小山坡后,Harry的家近在眼前。

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Draco熄了火,连发动机的轰鸣都逐渐淡去。

风又吹起来了。Harry听见棕榈树宽大的叶子在车外沙沙作响,来自海边的暖风拂过玻璃,发出轻微的呜咽。

该说告别了。

Draco看着他,伸出手抚平了Harry嘴角的弧度。昏黄的灯光将Draco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也遮住了他的双眼。Harry知道Draco正注视着他,就像他也在注视着Draco一样。

两个人慢慢靠近,贴上了彼此的双圝唇。这是一个不带情圝欲的吻,Harry闭上眼睛,感受着唇圝瓣厮圝磨传来的温度,混合着Draco衬衫领口的香水和海风藏进他发间的淡淡腥味。

“我该走了。”Harry轻声说道。他和Draco的呼吸相缠,他感觉得到Draco的呼吸有那么一瞬的停顿。

“不请我上去坐坐吗?”他请求道。

Harry睁开双眼看着他,叹息道:“Draco,我还有九天就要走了。我不想把事情变得太复杂,而且我不确定我现在能处理这么复杂的事情。”

“你说得对。”Draco沉默良久,低声说。

“我很享受这个下午,晚安。”Harry解开安全带,给了Draco最后一个吻,“向我保证你不会随便冲进Hermione的家里了。”

Draco闷笑一声,不置可否。他目送着男人下车,走进路边的别墅。他在Harry回过身道别的时候伸出手朝他微笑,直到英国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沉重的大门后。

“晚安,Harry。”他摩挲着唇圝瓣,轻声说道。

暖风又起,把他未尽之语从唇边偷出来,送进无边的夜色中。



评论(20)
热度(497)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