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德哈]恋爱假期Ep.16-Ep.19 (末尾附二刷印调)

Ep.1-Ep.4

Ep.5-Ep.8

Ep.9-Ep.12

Ep.13-Ep.15



Ep.16

Ron坐在陋居二楼的窗台上,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手中的吉他。从几个破碎的音符,逐渐连贯地糅合合成一段旋律,再加上一点变调,他沉浸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了门口。

他反复弹了几遍才把吉他放到一边,想要找纸笔记下来。

“很好听。”Hermione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Ron猛然回头,他慌张地把吉他藏进窗帘里,站了起来。

“我只是……没什么……随便弹弹。”他咕哝着,涨红的脸和向后缩的双手出卖了他的紧张。Hermione好奇地注视着他,问道:“你能再弹一遍吗?”

“这都是些不务正业的爱好。”男孩的脸红得鼻尖发亮,他不自在地转移话题,“我们今天该去哪儿?”

Hermione没有追问下去,她从善如流地回答道:“市区。我想给Gellert挑一身合适的衣服作为圣诞礼物,顺便也给我自己买点什么。”

“可是这只是一次圣诞聚餐,你知道,我们每年都举行这个,都是老邻居,你难道要Grindelwald先生穿正式西装吗?”

“那可就有点庄重过头了。”Hermione点头同意,“可是这不妨碍我给Gellert买一套得体的衣服呀,而且我可是新面孔。”

“我猜这只是你想逛街的借口。”Ron耸耸肩,翻出厚重的外套,“看在圣诞的份上,走吧。不过我们得早点回来,我妈妈邀请你参加我们的晚餐呢。” Weasley夫人对这位新来的美国姑娘特别好奇,听说她孤身一人来到伦敦过圣诞节后再也按捺不住,再三要求Ron把她带到家里来,替Harry照顾他的朋友。

“她真好!那我更有理由逛街了:我得给买一点见面礼呀。”Hermione笑眯眯地说道。

 

Hermione花了整整一下午给Gellert挑了一件毛呢外套和法兰绒衬衫,她有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配一个花俏的蝴蝶领结,直到充当衣架的Ron忍不住发出了抱怨(“省省吧,这可不是什么老年人约会套装”),Hermione才决定买下它。她挑选套裙的时候,Ron在门口等着,当她从试衣间出来时,发现Ron已经不在原地了。没过一会儿,他又重新出现,魂不守舍地盯着地面发呆,时不时张望四周,好像在等,又好像在躲着什么人。

她匆匆付了帐,走到Ron身边时还吓了他一跳。他脸色发白,像是受到了惊吓。Hermione不得不开口问:“你还好吗?”

“当然,当然。”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好,“你结束了吗?”

Hermione点点头,Ron立刻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朝商场出口走去:“那我们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女孩来不及说什么,只得匆匆在他身后。这时迎面走来两个手挽着手逛街的姑娘,却让大步前进的Ron停下了脚步。他试图躲到一边,低下头装作没有看见来人,但那两位姑娘很快认出了他,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这不是Ron Weasley吗?”那个苍白肌肤的棕发姑娘开口道,她上下打量了一眼Ron的旧外套和球鞋,挡在了他面前,“我还以为你会一辈子躲在你那又脏又破的吧台后面不出来呢。”

“……Hi,Lavender。”Ron试图挤出一个笑容,但他下撇的嘴角和皱起的眉毛出卖了他,“好久不见。”

“我可不想再见到前男友。”她翻了个白眼,退开两步,跟女伴说道:“快走吧,今天可真倒霉。”

“等等我,Ron。”Hermione正好听见了他们最后一点对话。她立刻明白了什么,走上前亲热地挽住Ron的手臂:“亲爱的,你走太快了。”

她变脸似的表演让Ron发白的脸色瞬间涨红,他想要挣脱开Hermione的怀抱,但女孩的手像钳子一样抓得紧紧的,她用一种甜腻的口吻问道:“这是谁呀?我需要认识她们吗?”

Ron没有答话。Hermione站直了身体,露出最得体的微笑看着眼前人。她的视线扫过对方略显臃肿的身材和夸张的妆容,还有手上拎着的平价包,笑意更加明显。她故意将手中的纸袋交给Ron,好露出爱马仕的标志,又说道:“我是Ron的女友,HermioneGranger。很高兴认识你们。”

她没有伸出手,微笑中带着恰到好处的一丝嫌弃和生疏,这种羞辱让Lavender和她的女伴气得手抖。

女人最害怕被比较,尤其是前女友不如现女友时。

Hermione目送着两个姑娘转身离去,才对着身边目瞪口呆的男人笑了起来。

“你刚才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她心情颇好地从Ron手里拿回纸袋,“你欠我一个人情。”

 

回去的路上Ron一直试图搞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疑惑的表情彻底逗笑了Hermione,她不肯透露为什么Lavender会从咄咄逼人的母老虎变成斗败的母鸡。直到他们到了Weasley家门口,她终于稍微松口。

“如果你能告诉我你和那个姑娘之间发生了什么,也许我能回答你。”她跳上台阶,怀里抱着给Weasley一家买的礼物。

Ron在心里权衡了很久,终于妥协了。

“你会嘲笑我很久的。”他郁闷地站在台阶下,挠了挠从毛线帽里钻出来的姜红色碎发。

Hermione眨眨眼,没有回答他,转身按响了门铃。

 


Ep.17

铃声响起的时候,Harry正陷在皮椅里思考他和Draco Malfoy的关系。他的手稿散乱地丢在书桌上,屏幕黯淡的显示器里文档却一片空白。

他不否认自己对Draco有一些好感,好吧,也许不止一些。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只是这里的过客,机缘巧合之下来到异国他乡待上那么一小段时间,偶然遇见了一个合拍的人。还有九天他就要离开,也许这一生都不会踏足此地,更不用提和他再会。

Harry盯着窗外摇曳的树影,出神地想到。

他和Draco Malfoy将会是世界上最后两个能在一起的人。他们之间有着如此大的差距,国籍、职业、生活方式、处世习惯,如果不是这场意外,此生都不会有交集。

甚至在另一个时空,也许他们会成为宿敌。

但这一切都真实发生了。Harry无法说服自己DracoMalfoy将会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尽管他已经习惯离别。

多奇妙啊,一个陌生的异国男人,熟悉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而他也沉迷于对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呼吸。

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Harry伸手拿过在书桌边缘摇摇欲坠的手机,来电显示“金”。这忽然将他拉回了现实,也让他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GinnyWeasley了。

那个曾经令他心碎的女孩儿。

他接起了电话。

“嘿,我的英雄。”她柔和悦耳的声音里参杂着轻微的电流,从千里之外传来,“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金。”

“你知道吗?我非常不喜欢洛杉矶。”

“为什么?你甚至都没来过这儿。”

“它用阳光、沙滩和海风带走了你。”她抱怨道,低下声音对着Harry耳朵轻轻吹气,“你穿上了我送你的泳裤吗?”

“你怎么知道我带——”

“我都知道,关于你的一切。”Harry仿佛看见红发女孩儿正拿着听筒朝他眨了眨眼睛。

“Harry,你知道你在我心中有多重要。你的建议总是一针见血,而且有效 ……”

一种奇怪的感觉漫上他的心头。如果一周前,Harry会任她予求予取,甚至依旧会因为她的动人语句而心跳不已,无法遏制心中澎湃的情潮。

而现在。他听着Ginny Weasley在耳边用她最擅长的轻柔语调与他调情,周旋之间索要她想要的答案。他知道Ginny想要的是什么,但Harry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心脏平稳地跳动着,那些困扰他许久的潮汐与海浪不再拍打着他胸口的礁石。

他的视线清晰,看见风拂过棕榈叶,在柔和的月色下带动树影起舞。声浪起伏如同潮汐,一波一波拍打他的耳蜗,将他带回温暖的沙滩。他感受得到海风中的腥味,还有并肩而行的男人指尖的温度。

 “他曾不相信一见钟情,坚称那只不过是一场多巴胺的狂欢。他冷静,自持,像每一个理智而成熟的成年人一样有着理性思维和逻辑。”

Harry轻声念着离他最近的那一页书稿。

然而也许正因如此,才让一见钟情变得如此令人心动。

一见钟情。

他猛地坐起身。

“Harry?”

“我很抱歉,金。”他用肩膀夹起手机,腾出双手收拾书稿和衣物,“我最近太忙,没有时间读你的作品。你为什么不直接和Luna谈谈呢?我的评论不会比她的更好。”

“可是Harry……”

“Ginny。”他打断了她,“我很抱歉没法出席你和Neville的订婚,但我会带回礼物的,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幸福快乐下去。我没法在原地等你了,你值得更适合你的人和一场盛大的婚礼,我衷心地祝福你们。不用安慰我,我已经痊愈了。”

他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意识到,他不在乎Ginny Weasley了。

Harry匆匆穿戴好,一路小跑进车库:“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向莫莉和亚瑟问好,还有Ron。圣诞快乐,Ginny芙拉。”

他在车上挂断了电话,像剪断了胸口的线,让在风中摇摆的风筝终于能够在天空中自由。

她说得对,他的心已经被海风和阳光带走了。

被Draco Malfoy带走了。


 

Ep.18

第二天早上Hermione醒来的时候,似乎还能闻到身上香甜的黄油味和蛋酒味。Weasley家的晚餐很温馨,莫莉 Weasley是她见过最热心周到的家庭主妇了,她在拥挤的餐桌上很好地照顾到了每一个人,考虑到Weasley庞大的家族——是的,Hermione到现在都没有记清楚Ron每个侄子侄女的名字,毕竟他有五个已婚的哥哥和一个订婚了的妹妹。

她翻了个身,暖洋洋的被窝让她根本不想起床。打开收音机,随手调到一个陌生的电台,闭上眼,胡乱地随着电台哼着曲子。自从她离开家到洛杉矶闯荡,很少能回顾这么轻松惬意的旧时光了。

这让她想起了远在明尼苏达乡下的父母。也是一样老旧的房子,还有热烘烘的壁炉,窗外是漫天的雪花和呼啸的寒风。小时候她最喜欢每天睁开眼的时候,听见楼下传来隐约的说话声,空气里还带着一股苹果派的甜香。

电台的音乐慢慢到了尾声,她厌烦了广播里传来的聒噪广告词,索性关掉收音机,自得其乐地哼起了瞎编的曲子。哼着哼着,她忽然意识到这段旋律无比熟悉。

她放慢了节奏,一字一句地哼着,试图回忆起它来自哪里。

应该是吉他的声音,她想到,只有吉他,或者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Ron Weasley。

她睁开了眼睛。

音符自发地萦绕在她的身边,那么自然,让她听过一遍就深深地刻进了脑海,融进童年的回忆里,使它散发出崭新的气息。

明明是认识不久的新朋友,只听过一遍的陌生旋律,它们却给了她久违的熟悉感,就像……

像家一样。

她一想到这个比喻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又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直到闹钟提醒她该起床去找Gellert了。她给老人买的衣服还没有送出去呢。

Hermione哼着那首不知名的歌,发动了车子。一路上明亮的雪景十分赏心悦目,她甚至有心情和路边雪地里玩耍的少年们问好。尽管没有得到回应,她还是笑容满面地把车停在了Gellert家门前。

他们的小课程终于有了一些小进展,起码Gellert能不依靠拐杖地在客厅里走上小半圈了。瑜伽和按摩椅起了一点作用,还有Hermione不厌其烦的鼓励。Hermione朝他再三保证他做得到,这给了老人很大的支持。而就在明天晚上,该是证明这两周以来努力的时候了。

 “嘿。”身后有个声音忽然叫住了Hermione,“你是谁?”

她回头,看见在雪地上的少年们慢慢聚拢起来,停在栅栏旁,上下打量着她和身后的房子。发声的是为首的半大少年,青春期的变声让他的声音粗糙难听,他一脚踩上木桩,斜眼看着Hermione。

“我是Hermione Granger,来这里度假的。”她刚一说话,就有人发出了嘲笑。“美国妞。”她听见一个不屑的声音说道,这让她挺直了脊背,戒备地看向来人。

“你和这老头什么关系?”那个男孩又问,他恶劣的口气让Hermione皱起了眉头。她想起Ron和她第一次来时他提到的其他人对Gellert的态度,无论是结仇的阿不福思还是不友好的邻居,都让她意识到这群不良少年来意不善。她退后一步,打算随时逃跑。

“我是他的朋友。”Hermione抬起头说道。她的回答让这群男孩发出刺耳的大笑,他们有人已经跨过了栅栏朝她走来,Hermione一步步朝后退,但男孩们更快地朝她聚拢。

“杀人犯的朋友该是什么人呢?”其中有个棕发少年故意问道,其他少年跟着起哄,还有人下流地吹了一声流氓哨。

Hermione估算着她与这群流氓之间的距离,就在一瞬间,她抓起地上的雪撒向来人,转身就跑。

她知道自己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必须向其他人求救才行。Hermione的动作出其不意,确实让其中几个男孩的眼睛被雪迷住了,但这也激起了这群少年的怒气。他们迅速追上了Hermione,把她摁倒在Gellert的门前,她的额角狠狠撞上了老人家门口的台阶。

“你这个臭婊子。”混乱中她听见好几个声音在骂她,尽管隔着厚重的衣服,还有轻重不一的拳脚落在她身上。他们还试图将她拖下台阶,但Gellert打开了门。

“狗杂种们。”她听见Gellert用粗哑的德语大声叫骂着,还有他的拐杖在空中挥舞时发出的“呼呼”声。不良少年们立刻退开了,他们相互呼叫着逃跑,还不忘回头嘲笑着老人不中用的手脚。Hermione终于从台阶上翻过身来,她看见Gellert怒气冲冲地走回来,拐杖敲打在雪地上发出钝响。

“我的枪在哪……我要让他们见见血……我的枪……”Gellert完全忽略了还坐在台阶上的Hermione,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眼白充血,但嘴角却上扬着,像是享受着某种狩猎的快感。

Hermione顾不得疼痛,她想要爬起来阻止Gellert,她的靴子在压实的雪地上打滑,让她无法保持平衡。有人比她更快一步将她扶起来:“发生了什么?”

她用力抓住Ron的手臂站起来:“阻止他!他在找枪!”

Ron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他将Hermione扶到路边,就冲进了Gellert的房间里。Hermione揉了揉痛得麻木的膝盖,想要跟进去劝住Gellert,一声枪响将她定在了原地。恐慌席卷了她,向来聪明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几乎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

那枚子弹也许击中了某个人。

屋子里静悄悄的,Hermione扶着墙一点点走过客厅,顺着光线踏进了书房。她屏息推开半掩的门,看见Ron瘫坐在地上,Gellert倚在书架旁,捂着心口喘息。

书桌前的玻璃全被震碎了,冷风从窗口灌进来,将桌上的书页吹得哗哗作响。Ron惊魂未定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把掉在地上的霰弹枪踢到角落里,就如同抽空了力气般靠在门边。老人还在原地,他盯着地板,眼中一片混沌。

“Gellert?”

Hermione的声音让他回到了现实中。他惊恐地看向门口的年轻人,大喊道:“滚出去!”女孩眼中的惊慌和困惑让他难堪,没有在一个小辈面前展现出衰弱和失控更让他感到耻辱。Gellert踉跄地走到门边,用力推搡着两位年轻人,他不顾Hermione的哀求与质问,把他们赶出了门外。

无论Hermione再怎么敲打大门,Gellert始终拒绝回应。没过一会儿,他听见红发的年轻人劝她回去处理伤口,敲门声渐渐停住了。他挑开窗帘缝隙,目送着男人搀扶着她上了车。

Gellert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客厅。他盯着散落一地的装饰品,以及女孩匆忙离开时留下的东西。半晌,他弯腰捡起了那个柔软的包裹。

 


 

 

Ep.19

Draco Malfoy站在别墅阳台的二楼,他撑住栏杆,俯瞰着灯火通明的城市。他曲起食指,指腹还残留着Harry冷淡苦涩的香水味。

他有着迷人的伦敦口音和得体的谈吐,表情冷漠,但镜片后明亮的眼神能说明他有多享受和Draco在一起的时光。

“Harry Potter。”他轻声念道,有些着迷于音节从他唇齿间滑过时的口感,他试着模仿Harry的口音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却因为这种无意义的举动忍不住翘起了嘴角。他的大脑不受控制地闪回着两人独处时的片段,Draco不意外地发现他记得每一个细节。

他记得Harry谈到喜爱的作家时不停挥舞的双手,还有他尝试墨西哥菜时被辣到皱起的眉头; 他喝到酩酊大醉时泛红的脸颊,以及他在海边散步时嘴角惬意的弧度。他听得见Harry来不及说完笑话就笑起来的爽朗笑声,也看得见他侧身吻Harry时他颤动的眼睫。

尽管Harry总是自嘲自己是个孤僻自闭的怪胎,Draco却觉得,从他第一次走进那家餐馆开始,他就发现了一颗蒙尘的明珠。他如实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Harry,却换来男人困惑又羞涩的表情。

他的反应取悦了Draco。原本刻薄无情的一张嘴,在Harry的面前,只能吐露不加掩饰的情话和缱绻爱语。他的心中仿佛种下了一口酒泉,爱情汩汩流出,从他的唇齿间过渡到Harry的唇齿间,让共饮琼液的两人因此沉浸在微醺的甜蜜之中。

可是生活不是有情饮水饱。他还需要面包,还需要工作,因为他还有需要承担的责任。

他还无法承受更复杂的关系。他的生活已经是一团乱麻,不敢也不能将Harry卷进更复杂的生活里。掐断刚萌芽的种子总比砍掉虬结的藤蔓来得轻松,他如此安慰自己,毕竟Harry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在心底某处,他也许还期待着一点神迹。

Draco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他大步走下楼梯,想要朝客厅里的人说些什么,门铃声忽然响起。

“我来开门。”他示意道,转身朝大门走去。

 

Harry冷得打了个寒噤。他出来得匆忙,只穿了一件单衣。这里的气候太宜人,只有夜晚才能提醒他已经到了深冬,他站在深夜里,希望能有一丝奇迹等着他。

他听见一串脚步声,接着是门锁转动的“咔哒”声。

是Draco Malfoy。他穿着柔软的居家服,没有发胶固定的金发散下来,顺从地贴在他的脸颊旁,他的脸上还洋溢着没有散去的笑容。

显然Harry的到来超出了他的预期。他惊讶地看着Harry,忽然想起了什么,用身体堵住了门。

Harry没有注意到这些,他迫不及待地朝前走一步,笑着说道:“Surprise!”

“哦,当然。”Draco也忍不住笑起来,他无意识地重复着自己的话,害怕又期待Harry接下来会说什么。

“你知道,我刚才在家里一边整理稿子一边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忽然意识到,其实我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复杂,而你我的小问题也许还不足以让我无法处理。而且——”

Draco的心提了起来,Harry刚才的那一番话让他高兴又困惑,而他的心神还有一半停留在客厅里,他看着Harry发亮的双眼,几乎忘记了他在说什么。

“——我想对我今天下午的无礼道歉,我不应该拒绝邀请你进屋,我只是,我当时在思考着别的事情,如果你——”

客厅里传来一阵碗杯碰撞的声音。

Harry想要说到一半的话就停在了舌尖,他从自我剖白中解脱开,忽然意识到Draco并没有和他一样专注在对话中,他遮掩大门的动作,时不时回头的眼神,都透露着一个事实。

“对不起,你不是一个人?”

他忽然想起了不小心看见的Draco手机显示屏上的“MyAngel”,以及他说过的“复杂的生活”,甚至还有一开始他们认识的契机。

他只不过是想要一场一夜情而已。

深夜里的寒风卷过,带走他仅剩的一点温度。胸口那条蛰伏已久的毒蛇再次蠢蠢欲动,它张大嘴巴,发出“嘶嘶”的恫吓,一口将他的五脏六腑都浸满了毒液。

他竟然犯了如此愚蠢的错误,一次又一次陷入不道德的泥淖,而他对此竟毫无所觉。

“对不起,是我太愚蠢了,再见。”Harry干巴巴地说道,他不知道除了这句话还能说什么。他的自尊和满腔爱恋被命运一把抓住,抛向高空又狠狠摔落,那以为可以自由翱翔的风筝在暴风雨里被拆得七零八落,消失在黑暗里。

“不,不用道歉。”Draco还想解释,他忽然意识到Harry误会了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Daddy?”一颗金色的小脑袋从Draco和门板间的缝隙里钻出来。

Daddy?Harry还沉浸在自我悲伤中,他循着声源望去,看见那个缩小版的DracoMalfoy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是的,我是Daddy。”Draco叹了一口气,“Scorpius,这是Harry;Harry,这是我的天使,Scorpius。”

“Oh,Hi,Scorpius。”这完全超出了Harry的意料。他的视线在一大一小两人之间来回移动,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

“你也喜欢星际迷航吗?”小家伙忽然指着Harry兴奋地大叫起来,他拉住他爸爸的手用力地摇晃。

Harry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T恤的花纹,好极了。他蹲下身,举起手,摆出“LLAP”的手势朝他问好:“你好,舰长。”

金发的小男孩严肃地回了一个礼,说道:“你好,大副。欢迎登舰。”他又把手捂在嘴边,对他爸爸悄悄说:“快请他进来呀!”他的声音太大了,稚嫩而认真的口吻让Harry根本无法违背他的请求。

Draco惊讶地与Harry对视了一眼,他把小男孩抱起来,拉开门:“欢迎登舰,大副。”

小男孩立刻露出了缺了一颗牙的灿烂笑容。一进门,他就迫不及待地挣脱了他爸爸的怀抱,好奇地打量着他新晋的大副,Harry也蹲下身任他打量,只是小心地听着屋子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动静。

女主人的动静。

“Scorpius,你愿意帮爸爸准备一点热巧克力吗?他看起来冻坏了。”Draco出声解围,小男孩这才将注意力从Harry的身上移开。Draco用五个迷你棉花糖为自己和Harry争取了一点独处时间,Harry立刻开口。

“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妈妈呢?”

Draco摇了摇头。

“你是……D-I-V-O-R-C-E-D?”

Harry朝厨房看了一眼那个幼小的身影,他熟练地拖动小板凳,高度恰好让他够着架子上的可可罐。

“W-I-D-O-W-E-R。”

Harry睁大了眼睛。

“七年了。”Draco苦笑一声,“很抱歉没有告诉你这件事。”

“不不不,你完全不需要道歉,是我……”

“爸爸!我想要一些热水!”Scorpius稚嫩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当然。”Draco立刻回应道,“让我检查一下你放了几粒迷你棉花糖?”

“五粒!我给我的大副放了六粒!”

Harry好奇地跟着Draco去了厨房,他看着男人替儿子倒上热水,将棉花糖一颗颗丢进香甜的热可可里。他接过男人手中的杯子,道谢。

热可可的表面浮着六粒雪白绵软的小棉花糖。这让Harry的心一下子柔软下来,他朝Scorpius道谢,轻轻吹了吹滚烫的液体。

小男孩对他抱有极大的热情。他喋喋不休地念叨着他有多喜欢星际迷航,还抱怨他爸爸总是抽不出时间陪他看完全部。

“哪怕他给我要到了威廉 夏特纳的签名!”小男孩漏风的口音里有着强烈不满。

“向你保证一定陪你去看完。”Draco举手投降,可他在Scorpius心中显然没有多少信任值,因为小男孩立刻叫起来:“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

他气鼓鼓的样子逗笑了Harry,但很快,Scorpius就把这个小插曲遗忘到脑后,强烈邀请Harry去参观他的游戏室,他想要朝Harry分享他所有引以为傲的收藏品。Draco来不及阻止他,而Harry也不忍让Scorpius眼中的星光熄灭,他跟随着Scorpius的脚步走进房间,Draco替他们打开星空仪,在点点星光中查看Scorpius的所有战利品。

Harry仔细听着他对每件藏品如数家珍,意识到Draco到底有多宠爱他的小男孩。三个人躺在地毯上,看着天花板上旋转的星座轨迹,躺在中间的Scorpius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你是我爸爸带回家的第一个朋友,这种感觉太好了。Harry,你能经常来吗?”

“Scorpius。”Draco出声警告他。

Harry很想拒绝,但话到了嘴边,“……我的荣幸。”

他的回答换来了Scorpius大大的笑容。小男孩立刻趴在Harry的耳边,兴奋地问道:“你会讲故事吗?我想听童话故事!”

“你知道吗?”Harry也侧过身注视着他,“我是个童话说书人。”

Scorpius高兴地大叫起来。

 

Scorpius没能听到故事的结尾,他在快结束的时候终于睡着了。Draco小心托着他的头将他抱回了卧室,让Harry在楼下随便参观。

他在厨房里徘徊了片刻,看见橱柜上贴着大大小小的菜谱,还仔细研究了一下留在冰箱门上的通知书。

“你对小孩子很有一套。”Draco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Harry回过头,看见他松开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长长舒了一口气。

“Scorpius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

他的夸奖取悦了Draco,年轻的父亲脸上满是骄傲:“他很贴心,虽然有时候过于急切了——他总觉得他有责任保护我。这有点让人困扰,但是是好的困扰。”

“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Harry注视着他,开口问道。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问题。Draco做了个深呼吸,说道:“因为我从不跟我的床伴谈起他。”

他用了Harry最害怕听到的那个词——“床伴”。

“我知道这很恶劣,我是那个邀请你共度午餐,希望了解更多彼此的人。但是,Harry,无意冒犯,除非我十分熟悉一个人,非常想要与之更进一步,否则对我来说做一个单身汉还是更容易点。”

“Scorpius的妈妈是难产去世的。从那以后,我既是爸爸,又是妈妈。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只能待在家里看报表,每天半夜还要爬起来哄他睡觉,给他泡牛奶;他大一点的时候我不得不把他送去保姆那儿,开决策会的时候还要担心他会不会被别的孩子欺负;哪怕是现在,我白天要上班,还要飞去各地开会、签协议,晚上要陪他完成学校的作业;我要出席各种酒会,也出席他的家长会,周末陪他烤义卖饼干,每周四早上要去学校做义工,我甚至要陪他做圣诞演出的章鱼头套!在这么复杂的生活里,能做回真实的自己太难了。我宁愿把其他关系维持在一种更便捷、更简单的层面,你能懂吗,Harry?”

Harry静静地看着这位单亲爸爸,他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

“上周他住在爷爷奶奶家,我才有一点时间,稍微从喘不过气的生活里抽出身,不再是一个担心牛仔裤上随时溅上牛奶的爸爸,我也才……遇到了你。我无法想象我该如何向一个陌生人解释我复杂的双面生活,也不愿冒险,让他认识一个马上就要离开的人。”

“是啊,”Harry说道,“鉴于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我们的世界相隔太远了,”Draco叹道,“我在加州,你来自遥远的伦敦;我是个唯利是图的电影投资人,而你,是个聪明迷人的作家。”

Harry忍不住笑了一下,低声说道:“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远远超过了‘复杂’的程度。”

他们陷入了沉默,良久,Harry故作轻松地开口道:“好吧,既然我们现在还只是,做过一次睡过两次的陌生人,我想及时结束这种关系还不算太晚。”

“这种关系听起来糟糕透了。”Draco轻轻摇了摇头,他的脸上混杂着不得不揭开真相的痛苦和坦诚后解脱的释然。Harry想要上前给他一个拥抱,但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他内心深处的声音在说,不要再靠近Draco  Malfoy了。

趁你还没有完全陷进去,让这段感情停留在此处。

留在洛杉矶的暖风中,留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里。


========================================

    简单的二刷印调,就不用姑娘们去闲鱼求二手了。注意,没有亚克力胸章,附赠两张明信片,印调过50本加德哈/思蝎思无差番外小册子 

微博印调点我


评论(8)
热度(414)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