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研究中心

三个勤勤恳恳为信仰充值的小蘑菇。By 小貂炖蘑菇工作室

波特宝贝 Ep.8

Episode 8  Slytherin不可信


        Harry在St.Mungo待了一个月。他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可是Madame Pomfrey还是不准他出院。他的手腕和脑震荡已经完全恢复,肋骨也长好了,除了他可怜的膝盖骨,Harry认为现在的自己完全有可能回到陋居修养。终于在Hogwarts开学前一天,他向Madame Pomfrey提出了请求。

        “不行,Harry。”Madame Pomfrey严厉而慈爱的说,“现在,给我看看你的膝盖。”

        Harry顺从的掀开了被子,露出他已经拆下石膏的左脚。Madam Pomfrey弯腰试了几个检测的咒语,不是十分满意的站起来:“我注意到你的膝盖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是那些噩梦吗?”    

        “可能是。”Harry耸耸肩,伸手去揉他可怜的膝盖,“你知道我每次做恶梦的时候都没有办法抑制我的肌肉,或者我可以为了这个请求更多的无梦药水?”Madam Pomfrey打掉了他的手,责备道:“我想你忘记了我的要求?不准碰它。还有,你的服用量已经是正常剂量的三倍了,我不可能会给你更多。”

      Harry呻吟了一声,他委屈的望着Madam Pomfrey:“那我什么时候能回到Hogwarts?”

      Madam Pomfrey严厉地瞪视了他一眼:“你必须等到明天。”

      “明天?”Harry惊叫道,“可是明天Hogwarts就要开学了呀!”             “我可以带你回去,Harry。”Madame满意的说道,“直接把你劫到Hospital Wing如何?单独设置一个Harry Potter专用床位。”

        Harry想象了这个场景,忍不住在精神上给了自己一脚。

      “好了,亲爱的。”Madame终于放过了他的膝盖,拍拍他的手背说道:“午饭时间,需要一些烤面包?”

      “麦麸面包和南瓜汁,谢谢。”Harry满怀希望说道,“我还可以吃点儿黑胡椒小羊排吗?Madame,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加香料的食物了。[1]”

      Madame Pomfrey单手端起托盘,从腰间抽出了魔杖,她轻轻挥了一下,Harry面前的餐桌上就出现了他想要的东西。“我想你已经准备好了出院,是吗?”她轻声说道,“不过很抱歉,亲爱的,为了你的安全,我们不得不把你留在这里。”

      “可是陋居也很安全。”Harry咕哝道,他抓起麦麸面包,撕下一小块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大口南瓜汁。

      “你马上会知道的。”Madame Pomfrey和蔼的看着他狼吞虎咽,说道,“我想过不了多久……啊,是的,它来了。”

      “谁?”

      一声轻柔的鸣叫从窗外传来,Harry回头看去,他惊喜的放下了面包,伸出一只手来呼唤道:“Hedwig!"

      Hedwig回应了他一声,迅速飞到Harry的床头,她停在Harry的肩膀上,用它坚硬的喙轻啄着Harry的指尖。“好女孩。”Harry喂了她一小块羊排,“你在Hogwarts一直呆到现在吗?”      

        Hedwig叫了一声,伸出了她的脚。Harry拆下了那封信,Hedwig拍拍翅膀,飞到了窗台上。那封信是来自Dumbledore的。  

Harry:     

        我真切的希望你的伤势已经大有好转,听Poppy说你的膝盖还有些碎骨在困扰着你?但愿你早日康复。 

        很抱歉将你困在了St.Mungo,但是现在外面还不够安全。 

        明天我将会派人去St.Mungo接你回Hogwarts,考虑到你的膝盖,我想我们应该采用比长途火车旅行或门钥匙更稳妥便捷的方法。明天早上9点请在St.Mungo六楼的Rovik商店左侧壁炉前等候。 

        你的行李会由Mr.Weasley从陋居带到Hogwarts。 


再次祝你早日康复。

你忠诚的,

Albus Dumbledore     


我们还有一位先生需要在保护之下到达Hogwarts,如果你不介意。 

又及。      


        “还有一位先生?”Harry皱眉道,“还有人和我一样被Death Eater和Voldemort追杀?”Madame Pomfrey摇摇头:“我不知道,亲爱的。为什么你不等到明天早上亲自见见那位先生呢?”

      “好吧。”Harry同意了她的建议。他重新拿起面包,继续他的午餐。          半夜Harry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再次被Bellatrix绑架了。他再次承受了许多次钻心咒的折磨和不完整的记忆粉碎咒,接着他忽然回到小时候被Dudley捉弄。在Harry被Dudley和他的小跟班们吓得坐到了教室的烟囱上的时候,Voldemort站在空中对他举起了魔杖。

      Harry尖叫着从梦中醒来,他感到全身的肌肉再次绷紧了。它们无意识的抽动使得Harry青筋突露,而不停抽搐的大腿和小腿肌肉也使他本就愈合过慢的膝盖发出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刺痛。他不得不大声叫唤Madam Pomfrey,在喝下了超出常人两倍的无梦药水后,Harry昏睡了过去,而随后再次惊醒的数次使他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他恳求Madam Pomfrey打昏他,而年长的护士长只是提供了五倍剂量的无梦药水和一个催眠咒。终于,Harry在筋疲力尽的状态下昏睡了过去。  

        Harry是被Madam Pomfrey轻轻叫醒的。他在朦胧之中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推他的胳膊:“Harry,醒醒。接你的人来了。”

      他有些茫然的看向Madam Pomfrey:“Madam……?现在几点了?”

    “九点四十,Harry。”Madam Pomfrey催促着他穿上衣服,“到了Hogwarts一定要记得来一趟Hospital Wing,我会叫上Severus,我们需要对你的情况再做一次会诊。”

      “好的。”Harry迷迷糊糊的套上他的衬衫,“等等,你说是九点四十?” 

        Madam Pomfrey替他打上了领带,说道:“我想她不会介意等会儿,你昨天晚上睡得很不好。”

    “Humph。”Harry发出了无意义的鼻音。他挣扎着下了床:“Madam,我可以去见Dumbledore教授派来的人了吗?”

     “再见,Harry。别忘了你的拐杖。”Madam Pomfrey温柔的召唤了他的拐杖递给他。Harry给了她一个感激的微笑,然后拄着拐杖慢慢走了出去。

        他迫不及待的走上了六楼,一路上画像们都在提醒着他小心走路,还有一位治疗师担心的跟着他一直走到了Rovik商店的门口。

        “谢谢,先生。”在第五次拒绝了治疗师热情的帮助(实际上他也不会有什么帮助,除了对着Harry身边的路人大喊大叫)后,Harry终于走到了Rovik商店左侧的壁炉。可是那儿意外的什么人都没有。

        ‘难道他们已经走了?’Harry恐慌的想着,这时有一只手搭上了Harry的肩。他回过头,看见一头明亮的粉红色头发。Tonks大大的笑脸隐没在了她粉色泡泡卷发中。“暑假好吗,Harry?”Tonks的头发变成了柠檬黄,她正微笑着看着Harry。

        “好得不能再好了。”Harry笑着回应她,“我猜你就是Dumbledore教授派来接我的人?”

        Tonks吹了一声口哨,她的头发又变成了金色:“没错儿。Dumbledore认为我恐怕是最适合的人。事实上,可能也是唯一的。”

        “为什么?”Harry好奇地问道,“Remus或者Kingsley都不行?因为我吗?”

        “不是因为你,”Tonks轻快地摇着头,她的头发慢慢变成了一种淡金色,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是因为……”

        “是因为我,Potter。”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冒了出来,Harry回过头,看见Draco Malfoy从Rovik商店旁的咖啡座转了出来,他拖着长腔说:“狼人和魔法部的走狗没有一个令人放心。”

        Harry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扬起的假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应该生气的,不是吗?为了Remus和Kingsley受到的不公正的侮辱。可是他总是想起一个月前Draco Malfoy半夜匆忙离开的神情。他张张嘴巴,想要说什么,Tonks立刻指责了Draco:“Draco,注意你的礼貌。”

        “你这个混血种。”Draco面色苍白的回应,“不准用我母亲的话来指责我。”

        “Narcissa阿姨会理解我的,表弟。”Tonks咬重发音说道,“不准再说任何人的坏话。否则我告诉你妈妈。”

        Draco立刻闭上了嘴巴,他瞪视了Tonks一眼,高傲的转开了头。

        Harry不大理解的看向Tonks:“Tonks?”Tonks从击败Draco Malfoy的得意中回过神来,她笑了笑,把头发变成了紫罗兰色:“这是家族间的小事儿,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稍后告诉你。”她调皮的眨眨眼睛,又说道:“我想你已经准备好了,是吗?”

        “我所有的行李都不在这里,”Harry解释道,“Pomfrey夫人告诉我,我的膝盖不能承受剧烈运动,所以幻影移形、飞路粉和门钥匙都不行。”

        “当然不行。”Tonks温和的说道,“而这就是我来的原因。”

        “还有别的什么方式吗?”Harry好奇地问道:“或许你向Hagrid借了夜骐?”Draco听到Harry的问题,忍不住喷了个鼻息。Tonks咯咯的笑了起来:“不,夜骐会硌坏你的屁股的。Auror有我们专门的传送渠道。”她走到Rovik商店门前,用魔杖戳了一下门口的一串风铃,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Harry睁大眼睛看着她的举动,连Draco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

        可是过了一会儿什么反应都没有,Draco挑起了单边眉毛,假笑着说道:“我猜测它年久失修了?”Tonks的脸红了,她低声念了一个咒语,快速的敲击了一下风铃,几乎是瞬间,一个风铃脱落了下来,它掉在地上,变成了个巨大的卵形茶座。“抱歉,我想我很久不用这个了。”Tonks向Harry伸出手:“你只需要坐进来,然后我们就会停在Hogwarts的校门口。还有你,Draco。”

        “叫我Mr.Malfoy。”Draco说道。他在Harry爬进茶座后优雅的走了进去。Tonks微笑着看着他们俩:“准备好了?Hogwarts。”

        然后他们就到达了Hogwarts的校门口,Professor Flitwick已经在外面等他们了。

        “这比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好太多了。”Harry叹息着说。他支起拐杖,扶着茶座的边缘想要站起来。光滑的扶手使他趔趄了一下,几乎是同时,Draco和Tonks上前扶住了他。

        “谢谢。”Harry讶异地看着Draco,轻声道了谢。他扶着Draco的手站了起来,Tonks则为他们开了门。“真高兴见到你们!”Flitwick教授尖声问候,“Mr. Potter,还有Mr.Malfoy。上午好,Tonks。”

        “你也是,教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Tonks摆了摆手,关上了茶座的门,卵形的传输屋立刻消失了。

        Flitwick教授挥了一下魔杖,开启了防御让他们进入Hogwarts。Draco的手还搭在Harry的小臂上,这使Flitwick教授忍不住侧目。Draco立刻抽回了手。

        “那么,学期愉快。”Flitwick教授说道,“在魔咒课上我希望见到你们已经完成了的论文。”

       "再见,教授。”Harry笑了笑。Draco只是抿紧了嘴巴,点了点头。

        Draco和Harry一前一后走在通向城堡的路上。Hogwarts特快列车还在路上,所有的学生都还没有到达。Harry拄着拐杖跟在Draco的身后慢慢地走着,他问自己,Malfoy到底想要做什么。

        毫无疑问,他救了你的命。他的脑袋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着。你欠他一个人情。而且他试图帮你,你有什么理由继续和那个金毛小子作对呢?

        你应该和他谈谈。他告诉自己。Malfoy家已经投靠了凤凰社,而站在同一方的他所需要做的最基本的事就是尝试去信任Malfoy家。Dumbledore已经相信了Malfoy家的转换,那么,你为什么不能抛开长达五年的成见,去和Draco Malfoy好好地交谈一次呢?

        只要他愿意和我交谈。Harry在心里咕哝道。他望了望前方优雅前行的Slytherin,开口说道:“Malfoy……Malfoy?”

        Draco听到了Harry的声音,他微微顿了顿,戴上假笑的面具看着身后的人:“有什么吩咐,救世主?”

        “我们可以谈谈么。”Harry尝试的说道,他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Draco惊讶的挑了挑眉:“谈谈?我假设圣人Potter已经完好无损的从St.Mungo出来了?一个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友好谈话?”

        Harry厚着脸皮说道:“我的膝盖还没有完好无损呢,Malfoy,趁着Madam Pomfrey还没有回来,我们谈谈。”

        “什么时候Gryffindor的院长成了Pomfrey?”Draco假笑道,“Potter,你真的不需要在Hospital Wing永久租借一个床位吗?”

        “如果你愿意和我谈谈,等会儿我就去向Pomfrey夫人预定一个。”Harry坚持道,他抑制住向Draco咆哮的冲动。Harry上前一步,用空闲的手抓住了Malfoy的衣襟:“现在,我有荣幸得到Draco Malfoy的会谈?”

        Draco有些讶异的看了看Harry。他上下打量着Harry,终于缓缓开了口,干巴巴的说道:“我想你在St.Mungo把你的眼睛和大脑一同治好了。当然可以。”

        Draco挑了一个离地窖的公共休息是最近的废弃教室,他带领着Harry走到了点满火把的地下走廊。Hogwarts城堡外明亮的日光没有照在地窖石砖上的权利,Slytherin拥有的永远只有火焰。

        他走到教室门口,打开门做出邀请的手势:“请。”等Harry走进了教室,他轻轻合上了门。Harry挑了一排座椅坐下,Draco随后坐到了他附近的位置上。

        “现在,我能否有幸知道圣人Potter对我的……”Draco顿住了,露出一个假笑,“教诲?”

        Harry忍不住咆哮起来:“Malfoy!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如何向Malfoy开口,当他终于决定说些什么的时候,Draco Malfoy再次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怒气。

        “你必须学会如何和一个Slytherin说话,Potter。”Draco收起了假笑,冷酷的说,“Slytherin从不屈从其他说话方式。那降低我们的水平。”

        “Slytherin的忠告?”Harry反驳道,“多谢一个Malfoy的教诲。”

        Draco又露出了一个假笑:“惊人的学习速度。”Harry不耐烦的咂咂嘴,说道:“我了解Malfoy家这个暑假的举动,你不需要这么对待我。”

        “Potter,就算你是个圣人也不会知道所有真相。”Draco施了一个静音咒,他平静的说,“Malfoy家只是离开了Dark Lord,这不代表我们会全力效忠Dumbledore,和你。”

        “我只要知道最重要的那个就行了。”Harry回应道,“这里不会有敌人,撤销你的静音咒,Malfoy,这太神经质了。”

        “Gryffindor总是那么信任人。”Draco用咏叹调赞叹道,Harry则是翻了个白眼:“随你的便。那么,Malfoy,告诉我,如果你不效忠于Dumbledore,你为什么要救我?”

        Draco猛地抿住了嘴巴。他看起来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即他冷笑道:“为了Malfoy的利益,我们会在有所求回报的情况下适量做一些牺牲。Potter,不要自作多情了,如果你死了,Malfoy家逃不掉Dark Lord的抓捕的。”

        Harry觉得有一根针快速的刺进了他的心脏里。他开口问道:“为了……Malfoy家的利益?”

        “没错。”Draco站起身来,以一种残酷的满意语调说着,他俯视着Harry:“我想你已经问完了这些?我可以告退了吗,Potter?”

        “等等,我还是……”Harry也站起身来,但是他的动作因为太慌乱而是他的膝盖撞上了桌子。他倒吸了一口气,弯腰捂住了膝盖。

        “Potter?”Draco看不到Harry做了什么,他只看见那个Gryffindor想要站起来说什么,随即抱住了他“脆弱的”膝盖。

        ,我想没什么。”Harry咬牙说道,“这对Malfoy家的利益没有任何影响。”

        Draco察觉到他口气中的不满,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上前一步,抱臂看着Harry:“我想你可能要去Hospital Wing定一个永久性的床位?需要我为您效劳么?”

        “如果我有这个荣幸的话。”一个低沉而冷漠的声音插了进来,Draco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他向Harry伸出的手停在了空中。Snape教授站在教室门口,他慢慢上前一步,说道:“可以知道为什么Slytherin的主席和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在我的教室里做什么吗。”

        “Nothing, Professor。”Draco迅速恢复了假笑,他自然地放下手掸掉袍子上的灰,看向Snape,“只是一次友好的会谈,鉴于Harry Potter总是四处惹麻烦,基于一个有良知的Slytherin学生典范,我只是给了他一些忠告。”

        “考虑到我看到的全部,我想这次会谈应该是……”Snape教授挑挑眉,露出一个戏谑的神情,“友好的结束了?”

        “友好得不能再友好了。”Harry咬牙切齿道,“我们谈完了,先生,有什么吩咐么?”

        “Draco,回到你的卧室,Potter还需要和我进行一次友好的会谈。”Snape侧过身,让开一条道,“Potter,到我的办公室来。Albus托我交还你掉了的东西。”

        Draco警戒的看了Snape一眼,走到Harry身边伸出手:“So, have a nice day。Potter,最后一个忠告。”他凑近了Harry的耳边,轻轻说道:“永远不要信任一个Slytherin。”

        Harry回握住的手被Draco紧紧攥在手里。他似乎在传达着什么信息。Harry想到。不能信任一个Slytherin?是指Harry不能信任Draco Malfoy吗?

        Draco松开了手,他向Snape行了一个礼,步调优雅地离开了废弃教室。

        “跟我来,Potter。”Snape在确定公共休息室的门已经合上了的时候,用他厌恶的语调说着,转身走向他的办公室,身后卷起了巨大的黑色波浪。

        该死的老蝙蝠。Harry抱怨着,捡起他的拐杖,一瘸一拐的尽他最大的努力跟上Snape。

        Harry赶到Snape办公室的门口时,年长的教授已经不耐烦的在等他了。“Potter,我想我不需要教导你最基本的礼仪,不要让你的长辈等你。”Snape扬起他的头,居高临下的看着Harry。

        “前提是我有一双完好无缺的腿,教授。”Harry回击道,“我可以拿走我的东西了吗?Pomfrey夫人交代我一到Hogwarts就要去找她做一次全面检查。”

        Snape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进了办公室:“合上门,Potter。”

       Harry费力的将自己搬进了办公室。他走到房间的中央,打量着时隔两个月未见的办公室——这间用来关禁闭惩罚他剥蟾蜍皮的办公室他实在实在熟悉不过了。可是今年似乎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房间还是黑色的基调,四周摆满了大量的书籍和魔药材料,但是稍微观察一下Harry就发现房间里多了许多柔软的东西,比如说他脚下厚厚的地毯和Snape办公桌对面那个带有厚厚坐垫的长沙发。

        Snape从里屋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什么。Harry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空无一物的手,忽然想起来那可能是什么。

        “拿好你那混球父亲珍贵的遗物。”Snape将隐形衣扔到他的怀里,“如果Albus不交代,我就把它放在Lestrange老宅一起烧掉了。”

        Harry攥紧了手中光滑的面料,他干巴巴的向Snape道了谢,问道:“教授,我听说Dumbledore教授希望你给我安排私人课程?似乎是因为Bellatrix对我的伤害可能影响到了我的大脑。”

        Snape看了看他,开口说道:“开学以后,Potter。你的第一节魔药课后留下来,我会给你确切的答案。我还想保留拥有我假期最后一个夜晚宁静时光的权利。还有,如果你还有大脑的话,离Draco Malfoy远点。”

        “为什么?”Harry好奇地问道,“我以为你知道?”

        “Malfoy家被Dark Lord冷落了,这不代表他们会投靠凤凰社。”Snape冷酷的说道:“永恒的利益驱使Malfoy家做出最适宜的举动,但他们不会永远忠诚。”

        Harry想告诉他Malfoy家已经转换了阵营,但是他想到Dumbledore教授要求他保密,Harry还是闭上了嘴巴:“我知道了,先生。”

        “我想你只是嘴巴知道了,Potter。你的心里记住了吗?不要相信Malfoy,他们总是会说你最爱听的话。”Snape不满的喷鼻息,他严厉的看着Harry。

        Harry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有点不确定的开口:“教授,你是在担心我吗?”

        Snape的表情像是被人在鼻梁上打了一拳一样难看。他蠕动着嘴唇,控制自己卷起一个嘲讽的微笑:“是我什么举动造成了你如此歪曲的理解,Potter?”

        Harry耸耸肩,说:“看来是这样。”

        Snape闭上了嘴巴,他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愤怒,过了一会,他圆滑的说道:“看来你的大脑还需要修饰一下,Potter。现在,带着我对你的忠告滚出去。”

        “您指的是离Draco Malfoy远点儿吗?”Harry问道,“还是别的什么?”

        “都是。还有,最好离我也远点儿,我不想看到你顶着巨怪一样的脑袋在我鼻子底下晃荡。否则我不能控制我的魔杖发出什么诅咒。离麻烦远点,”Snape教授说道,“记住我说过的话。”

        “Draco Malfoy不会伤害我。你也不会。”Harry忍不住说道,“你绝对不会伤害我,教授。”

        “我很惊讶。”Snape看起来很震惊,他用被冒犯的口气说道:“信任一个Slytherin?我想我们之间的相互讨厌时间和你和Draco之间的矛盾时间一样长。”

        Harry平静的看着Snape,说道:“我信任Dumbledore教授信任的每一个人。”

        Snape显然也想起了Harry上一次说过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Potter,我想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不要信任我。你怎么能肯定我绝不伤害你?”

        “你不会。”Harry说道,“我知道你不会。Dumbledore教授信任你。”

        Snape感觉自己的心被人挖出了一角,他用挖苦的口气说道:“如果你空空的大脑还记得,Slughorn也曾得到过Albus的信任。”

        “他和你不一样,教授,”Harry猛烈地打断了他,“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值得信任。而且Draco Malfoy也值得。”

        “永远不要信任一个Slytherin,Potter!”Snape吼了出来,他向Harry咆哮,“给我记住这一点!不准用你那顽固的Gryffindor的愚蠢来思考这个问题!你这个自大狂妄的蠢蛋!”

        “不!”Harry飞快的说着,“我信任你!而你也救过我,你不能否认!”

        Snape猛地咂嘴,发出不耐烦的声音:“滚出去,Potter!滚出我的地窖!NOW!!!”

        Harry怨恨的看着他。两个人彼此瞪视了一阵子后,Harry说道:“如你所愿,教授。”他动了动腿,感觉到他的膝盖终于发出了求救信号——疼痛使他几乎弯下了腰。但是他忍住了,Harry挺直了脊梁,尽他最大的努力走向办公室的门口。

        “啪”的一声,办公室的画像合上了。Harry立刻瘫倒在墙上。强行走路使他背上爬满了冷汗。他的双腿打颤,几乎不能走路。

        该死的Slytherin,他们怎么了。他在心里咒骂着。

        该死的Slytherin和他们的不可信论。他还在思考,腿上的疼痛再次席卷了他的神经。

        Madame Pomfrey会骂死我的。Harry呻吟着,他都能想象得到护士长怒不可遏的面容了。现在Harry真希望能有谁给他向Hospital Wing报个信,他觉得要是这么走到那里,他的腿就永久残废了。

        可是清冷的地窖怎么会有人呢。Draco Malfoy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而Snape今天之内都绝对不会想再见到他了。Harry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个鬼魂飘过(哪怕是皮皮鬼或者是血人巴罗都好。他有点绝望地想着。),可是在等了一会儿之后他放弃了。几乎没有任何动的东西。不得已,他转而向画像寻求帮助。在得到一幅画像传达消息的保证后,他咬牙抓住拐杖,艰难地向Hospital Wing进发。


===========================================

[1]我忽然发现我这儿竟然有个注释……大概是我当年坚定地相信生病不能吃火气太重的东西。

[2]这个是关于St.Mungo运送病人的方式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四五年,从写第一篇同人文到写最近一篇。这里虚构了一下,Never mind。


我应该提醒你们吗?这篇文,是Harry变小文。所以才叫宝贝呀~

评论(2)
热度(103)

© 德哈研究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